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事 五)

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事 五)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点击数:15701


(五十五)


天色渐渐黑下来。我和成浩象宇宙间两块最沉静的石头般对立着。很长时间里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我慢慢摘下脖子上的项链递给成浩:“分手之后我一直把戒指挂在胸前,成浩,其实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你,我们之间发生过那么多事情,那么多温暖我都舍不得丢掉,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的身边有了任寒,你也有了恩庚,我们已经错过太多了。”
成浩拉住我的手,瞬间的眼神说了千载的话,我木然而视,眼神空洞而迷茫,空荡的操场,我找不到归路,同样,看不清感情的前途,分不出心的方向。
时间跌进绝望。
仿佛没有存心去争取,就像没有存心去让自己再次快乐。夜与昼的交替间,不只时光划过,嬉闹与情深的边缘,我失去定义,始料不及。
我慢慢抽出自己的手:“成浩,我不可能再离开任寒了,他为我做了太多事情,我不是木头,我会感动会问心有愧。”
“暖暖,不要这么快说这些好吗?我会在北京停留一个星期,我等你,你真的想好后告诉我答案,不管什么答案,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成浩,不要再让我选择,我已经没有路可以退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守在你身边。”我转身逃离开成浩,冬天的风一下一下割在脸上。
回到宿舍,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肯见任何人。成浩在那几天里的每个傍晚到女生楼下等我。我不敢面对他,我怕,怕听到他绝望的声音,怕自己会突然心软给他希望。这下,他应该会相信了吧,他爱上的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俗气到不敢放纵自己的感情回应他没有结果的热烈,软弱到没有勇气再接受感情的考验而宁愿选择放弃。
习惯被迫突然改变的痛苦我也有,坐在床上泪流满面,我不能让自己重新选择。他也许不再相信,他已经从我世界里的唯一乐趣变成全部悲苦,因为我告诉他我不能再回到从前了。
整夜整夜,眼睛倦倦地亮着,多希望他能突然打个电话来,呵呵笑着告诉我傻东西这一起都只是你的一个噩梦呢。。。。。那么,一切还都是从前的样子,心依然是完整的,他依然是我左手无名指上牵扯不掉的思念。
选择了我先离开,他会欣慰地认为所有苦痛能由他独自承担,那么爱我的他,怎会舍得让我分担一点苦,一点痛,怎会舍得让我也一起心碎!我知道他爱我,很爱很爱,可是他知道我的爱么,如覆水一般可发而不可收的爱呵,如今要用比任何堤坝都坚固的自制力来阻断、拦截,然后等待岁月慢慢来阴干。。。。
许给他的来世,我会记住,奈何桥边的孟婆汤,我是一定不会喝下去的,哪怕两世的悲苦在来生重叠,我也要把自己交给他,我不会让他再失望一次。
最后一次了,我站在宿舍的窗前,他固执的身影还等在路边,就像是忘了关掉的路灯一样,太阳出来了还在傻傻地亮着。。。。呵呵,傻傻的路灯,傻傻地亮着等我吧,也许来生不远的。。。。

(五十六)
成浩走的那天北京下起了漫天大雪。
一大早宿舍的电话响起来,莹把电话递给我,声音涩涩地说:“暖暖,你就接他一个电话吧。”
电话里是成浩疲惫的声音:“暖暖,你还欠我一个答案,如果你就这样让我走了,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
我在电话另一边哽咽:“成浩,对不起对不起。”
“小姑娘,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不要再说对不起,但是让我再看看你好吗?我还在你们楼下等着你。”
我失神落魄地跑到楼下。
“成浩。”
“暖暖,不许你再说对不起了。或许爱情真的很辛苦,爱了一个人就要多担待一些,而爱到最后,仅仅上自己心里一份生生死死的感觉。我选择了爱你,所以我会尊重你的选择,但是你要向我保证,跟他在一起,你会让自己快乐,一定会快乐。”
我点点头,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成浩,我会好好的,你也要答应我会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成浩深深吸一口气:“小姑娘,还有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我仔细地看着他:“成浩,再抱抱我。”

(五十七)
成浩走了。
快中午时,任寒在操场找到我,我象个雪人一样傻傻地坐在看台上。他拉起我:“暖暖,跟我走。”一起跑出学校,任寒打了车急急地告诉司机:“到机场。”我慌张地回头看任寒:“为什么去那?”“去找邱成浩。”任寒抓住我冰冷的手:“如果你心里有结,能解开的只有他,只要你能恢复到从前,我失去你也没关系,现在的你,并不是我爱的程暖暖。”
“来不及了,任寒,成浩是下午一点多的飞机,我们赶过去也见不到了。”
“时间还不到,不试试怎么知道。”
在这个时候,任寒比我更加坚定。
到机场时已经12点半,我和任寒到了国际登机口,找到飞往汉城的航班,下午13点12分开。
“暖暖,我去服务台广播,你在这里等着。”
很快,侯机大厅里一遍遍响着好听的女声:“飞往韩国汉城的邱成浩先生请注意,请听到广播后到2号登机口,程暖暖小姐在那里等候。”
我手足无措地走来走去,抬起头时看见成浩已经进了登机口正隔着玻璃向我招手。我踉踉跄跄地跑过去,眼圈慢慢红起来。
成浩放下行李箱,我们隔着玻璃抚摩彼此的眉毛、眼睛、额头,慢慢地把嘴唇贴在冰冷的玻璃上。

(五十八)
回到学校后我开始发高烧。连续一个星期的39度让我瘦得不成人行。同屋女孩拿了一把各种颜色的药片喂在我嘴里,强迫我喝下水,那种苦迅速随着血液蔓延到全身各个细胞,我皱眉,嘶哑着说:“你们能不能不管我。”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
醒来时同屋都在午睡,我挣扎着爬起来,想找点水喝。桌子上摆着男生送过来的一瓶白葡萄酒,我拔开瓶盖,大口大口地喝起来,在同屋发现时满满一瓶酒只剩下个底了。我开始在宿舍里胡言乱语:“明月几时有,曲颈向天歌,后宫佳丽三千人,春江水暖鸭先知,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我有人身保险。。。”整个宿舍被我弄得一片狼籍,同屋在手足无措后打电话给任寒。任寒让同屋扶着我下楼,拽着我往外走。我死命挣扎却甩不掉他紧紧箍在我胳膊上的手。
雪后的操场依然白茫茫一片空无一人。我开始迷迷糊糊地自言自语:“任寒你干吗带我来这?我生病了,你应该带我去医院,可是不要,我不要去医院,我最讨厌医院了,我讨厌那些白大褂,任寒你最好了,你不要带我去。我给你唱歌吧,你想听什么?”我扁着嘴:“任寒你们干吗都要管我啊,你们让我自己静一静不行吗?我要走了,我不想看到你,你别跟着我。”说完,我开始后退,一步一步,任寒静静地看着我。我转过头在操场上奔跑。学校操场是400米一圈的,我无意识地迈着自己的脚步,大约跑了两圈之后再也不能动了,弯着腰开始大口大口喘气。任寒慢慢走到我面前,把手机递过来。
“给他打电话?”
“给谁打电话?”
“邱成浩。”
“邱成浩是谁啊?这个名字真熟悉,他是不是什么电视剧的男主角?是不是很帅,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他啊,我要是打电话他不理我怎么办。。。”
“告诉我他的号码?”
“我不知道啊,我怎么知道啊。”
“那你说吧,把你记得的号码都说出来。”
我说出一个号码,任寒一个键一个键地按下去,电话通了后递给我,退到很远的地方。对面有人说“yao bo sai yao。”
我愣了一下。
“嘻嘻,你是谁?”
“暖暖?”
“嘻嘻,暖暖是谁?你认识我吗?” 
“暖暖?你在哪儿?” 
“好热啊,我怎么这么热?” 
“暖暖,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嘻嘻,夏天到了,我怎么还穿着大衣呢,夏天到了。”
“你还好吗?暖暖?” 
“嘻嘻,这里白茫茫的一片,真好看,是不是下雪了?我最喜欢下雪了,小时侯一下雪我就打雪仗。” 
“你究竟怎么了?” 
“打雪仗的时候我总是摔倒,然后就哭啊哭的,嘻嘻,全院子的人都能听见。” 
“暖暖你别这样,你到底在说什么?” 
“其实酒一点也不好喝!” 
“你喝酒了?暖暖?” 
“恩!今天的酒好好喝。” 
“你醉了。” 
“没醉,没醉。。。。”我生气地嚷着,声音渐渐含糊起来。
“暖暖!”那边的声音很着急:“你到底怎么了?”
“成浩!”我忽然大声叫出来。
“暖暖,你怎么了,快告诉我。”
过了很久,我沙哑着嗓子说:“成浩,我们做爱吧。”

(五十九)


我睁开眼睛,发现四周是刺眼的白。任寒趴在我的床边睡着了。我伸出右手,发现手腕处正打着点滴。我用左手理了理任寒的头发。他一惊,醒了。
我很苍白地对他微笑。“我还是住医院了。”
任寒看着我:“你已经昏睡一天了,饿不饿?”
我摇摇头:“任寒,我。。。”
“我什么我!你赶快专心把病养好,什么也不要想。”
我的病其实不严重,在医院呆了两天后已经可以活蹦乱跳了。出院的时候任寒告诉我:“暖暖,我给邱成浩打了电话,告诉他你生病了,他很着急,要过来看你,我没有让他来。我说我会照顾你,会一直照顾你。他让我转话给你,要你兑现自己的诺言。暖暖,”任寒停一下继续说:“你们之间有再多的结现在也该解开了。请你为我幸福起来,好吗?”
我含着眼泪拼命点头:“我会的,任寒。”
六十)

爱情就象生病。在痊愈后,我发现身心前所未有的轻松。渐渐地,我的笑容多起来。任寒曾经说过如果成浩爱我,会把我的幸福当作他的幸福。我认同了这种观点,和任寒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寒假到来的时候,我们都留在北京做毕业实习。任寒进了电视台,我则在一家网站做编辑。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滑过,平稳,安详。情人节那天任寒正好休息,打电话到公司:“暖暖,今天我去接你,5点到。”
下班后,我匆匆下楼,任寒已经等在那里了。看见我时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暖暖,情人节快乐。”我也笑:“情人节快乐,任寒。”我们默默地往学校走,快到学校时任寒忽然转过身:“暖暖,其实我买了花给你。”
“啊,是吗?在哪?”
任寒挠挠头:“在你们公司楼下的垃圾箱里。我怕你不接受,在你快下来的时候就扔到那了。”
我开始大笑,拉着他往回跑。到公司时天色已经黑下来。我拉开垃圾箱的盖,里面一束红艳艳的玫瑰盛开着,大部分已经被压坏了,有几朵还骄傲地挺立着。我一把拿出花,放在鼻子下闻一闻:“恩,还好还好,不算很臭。”
任寒呆呆地看着我:“暖暖。”
“恩?”我一边把花打理整齐一边漫不经心地回他。
“恩。。。没什么。”
“任寒”我抬头看他:“你爱我吗?”
“爱!”
“爱谁?”
“爱你!”
“谁爱我?”
“我。”
“你就不会完整地说一遍吗?”我扁扁嘴巴。
“我爱你,程暖暖。任寒爱程暖暖,很爱很爱,比任何人都爱,比任何人能想到的都爱。”说完,任寒抱起我,开始一圈圈地旋转。我兴奋地叫起来:“任寒,我摸到幸福了。”
我们在学校附近找了家火锅店进去,碰上同屋的亮和男朋友。于是四个人凑成一桌。任寒小心翼翼地把菜和肉夹在我碗里,生怕我被烫到。亮捅一捅身边的男朋友仿:“看见没,你看人家任寒多细心,我怎么就没见你吃火锅时给我夹过东西,学着点!”仿低着头一阵猛吃:“咱们都老夫老妻了,不兴这样了。你又不是没手没脚,还得我伺候着。”亮在一边听得嘟起了嘴,我和任寒笑起来。任寒又夹起一筷子肉放进我碗里。
吃完东西已经是晚上10点了,任寒送我到女生宿舍楼下。
“暖暖,回去就早点睡了,明天还要起早上班。”
“恩!”
“记得烫烫脚,你不是说你们宿舍很冷吗?”
“恩!”
“你那还有热水吗?要不我提一壶过去给你?”
“不用不用,我这里有呢。我上去啦,你回去也早点休息吧。”
“好。”
“那我走了?”我笑着看他。
“恩,byebye。”
“byebye”
我转过身。“暖暖,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恩,没了!”我又转过身:“不对不对,还有一句话。”
任寒看着我,满眼期待。
“你今天给我夹了好多菠菜啊,我感觉自己的脸都吃绿了!就这句话,我走了。”
“好吧,晚安。”任寒转身走了。
我站在原地,看见任寒快转弯了,大声叫出他的名字。
任寒转过头,我开始笑、笑、笑,然后飞奔过去撞进他怀里。
“我爱你,任寒。”
我叹一口气,再低低地说一次:“我爱你,任寒。”

(六十一)
虽然是寒假,女生楼的二层依然很热闹。大部分人都留在北京实习。我们宿舍的人也各自找到了实习单位。白天,宿舍空无一人,到了傍晚就热闹起来。那个时候学校食堂已经不开了,我们自己买了酒精炉,时不时开一次火。8个人中莹做饭的手艺最好,而且对这些锅碗瓢盆最感兴趣。
说实话,在我们看来,全宿舍最勤快最适合娶回家做老婆的就是莹了。可偏偏她倒追都追不上。宿舍夜谈的时候,莹总是很幽怨地和我们说:“我又会做饭又能洗衣服,吃的又少,为啥就没人愿意要我呢?”我们打趣:“你以为人家是找保姆吗?还又能做饭又能洗衣服!要不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真是个石头啊~~~”莹很不满意地瞪我们一眼:“那就不要拿石头开玩笑了!”
因为是假期,学校宿舍管理得比平时要松。这样每到晚上就会有一些推销东西的人进门骚扰。其实我们本来不讨厌这些人的,毕竟谁赚点钱都不容易,但渐渐地,我们发现这些推销的人很没有礼貌,总是门也不敲就把头探进来,然后凶巴巴地问一句:“耳机卡片的要吗?”若是我们答了“不要”就狠狠地把门撞上扬长而去。对这样的人我们屋的女孩都深恶痛绝,但凡有人来就恶狠狠地说“不要不要,懂不懂礼貌!门也不敲!”
宿舍里最喜欢开玩笑的就是莹。有天晚上,我们都盘踞在各自的床上看书的看书,听音乐的听音乐,莹洗漱回来推开一个门缝,脆生生地叫起来:“卡机耳片的要吗?”我们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莹,你也太搞怪了吧?卡机耳片?我都笑得满肚子牙疼了。”
“你不错了,我笑得眼泪一红眼眶都掉下来了!”
莹也跟着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第一次,太紧张了!”
假期实习过后,宿舍里的女生都多多少少拿了些实习费,因为下个学期要找工作了,于是陆续买了手机,我和昕都看中了松下的GD92,亮买了摩托罗拉的P7689,君买了西门子的3018i,于是宿舍就热闹起来,各种铃声搀杂在一起,象大合奏。莹所在的实习单位给的钱很少,买个国产的刚好够。有天下午她兴冲冲地闯进宿舍:“姐姐们,我买手机了,波岛的,就是李纹做广告的那个,据说话质特别清,信号特别好!”我们异口同声地接:“对!还有辐射特别强,噪音特别大,长相特别凹,死得特别早!”
(六十一)
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很快开始了。宿舍女孩都开始专心找工作,任寒也常常在电话里对我说,要抓紧时间把该得的都得到。于是我把英语四级证、六级证、计算机等级证、奖学金证明、发表文章的影印件一字排开,问任寒:“你看够了吗?”任寒说:“差不多了,开始找吧。”
可是我依然没有心思花在这些上面,日复一日地打着生化。有一天,任寒问我:“暖暖,你想好要找什么工作了吗?继续做新闻还是转行?”我低头想了想:“任寒我哪象做新闻的料啊?新闻要求的是实事求是,朴实合理,我一写东西就万马行空,我看我还是转行吧。”
“那好,暖暖,寒假你在网站做的还不错吧?就去网站好不好?”
“好!”
“恩,拿,这个网站现在正在招编辑,你去投个简历试试吧。”
我接过一个网站的地址。回到宿舍后打开电脑找到网站的招聘信息,把任寒给我做的电子简历发过去。
两个星期后,网站通知我去笔试。任寒陪着我一直到了公司门口:“暖暖,我再厉害也不能替你去考试,你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不要着急不要紧张,反正这个不行还有别的机会。”
我点点头,进去了。
我怎么可能会紧张?
笔试后的一个星期,网站又打来电话,通知我去面试。一切居然很顺利,三月末,我和这个网站正式签了一年约,成了全宿舍第一个找到工作的人,并开始一边写论文做毕业设计一边上班。
我其实是那种既不特别聪慧也不愿努力的人,所以当一大堆事情砸过来时,只落得手忙脚乱蓬头垢面。所以毕业论文被我改了好几个题目都不能让导师满意,最后还是任寒帮我想了个才勉强过关。

(六十二)
可以说大四下半年是我上大学以来最忙的一个学期。学习和工作都聚在了一起。由于公司和学校离得很远,我每天5点半就要从床上爬起来,6点准时出宿舍门迷迷糊糊地赶去公司。学校的路灯早上6点10分准时关,若我出来得晚点了,就会碰上走着走着路灯忽然全关的情况。已经习惯了宿舍走廊里那种智能灯,每每到这个时候我总习惯地跺一跺脚,跺完才笑自己的心不在焉。
上班确实是一件很耗神的事。每天来回四个小时的路程已经让我叫苦不迭,更何况还要加上八小时的脑力劳动。所以每次下班回宿舍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书包一扔,倒在离门最近的一张床上睁着眼发呆。同屋的女孩问我事情,要重复好多遍才能让我完成从听见到理解到回答的过程。
五月初,宿舍女孩考研的都出了成绩,全部考上,找工作的也都有了结果,大部分人都象我一样签了卖身契。整个大四的人也从一种找工作恐慌过度到毕业恐慌的阶段。校园里弥漫着伤感的气氛。
晚上一熄灯,女生楼下的望春亭就会有一批一批的男生在唱歌。我们躺在自己的床上,谁都不说话,静静地听着楼下有些悲伤的声音。夜深一些的时候,一些艺术系的女生开始趴在窗口对着底下的男生“点歌”。
“换个高兴点的~~~~唱《翠花,上酸菜》~~”
男生听见了就嚷回去:“等着,马上就上。”说完就怪声怪调地唱起《翠花,上酸菜来》。过了一会,又一个宿舍的女生喊着:“《翠花,上酸菜》~”
男生就很不满意地喊:“刚上过了,换道菜~”
当然,这种搞笑的歌只是一小部分,男生唱的大多是类似《同桌的你》、《流浪歌手的情人》这样的校园民谣和《恋曲1990》、《送别》一类的老歌。歌声一般会持续到凌晨三四点,有时清楚有时模糊,我常常在这样的歌声里慢慢睡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留恋和悲伤。
其实在我们之前广院毕业生一直有一种习俗,就是每年6月临走前都要把立在女生楼门口的围墙推倒,毕业生一年一年地推,学校就一年一年地重建,日子久了,学校也懒得再建了,我们也就失去了毕业的一大乐趣。
快离校的这段时间,不知为什么我疯狂迷恋起唐朝乐队唱的《国际歌》,但凡我在宿舍就重复播放这一首,同屋很郁闷地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这首歌,莹第一次无意识哼出这首歌时愤愤地看了我一眼:“他奶奶个熊~~~~我怎么唱出这首歌了”。

(六十三)

刚上大学时我就总是听高年级的人说毕业是一道槛一个考验,大部分情侣会在这场考验里败下阵来。当时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很多人选择分手,但在我真正经历了后才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有多沉重。
同屋的亮和男朋友仿从大一就在一起,两个人在我们眼里恩恩爱爱了四年,感情一直四平八稳。这是我们公认看好的一对。
有天仿和亮约好了一起去看电影,亮拿出一件高中买的黑色紧身裙子,美美地打扮一番下去了。可是,很快,又撅着嘴回来,拉上帘子开始换衣服。我们问过之后才知道,是仿对她那条裙子很不满意,看见第一眼的反应就是操着陕西口音说:“咦~~~~恁咋穿了个这!”这句话由于太经典了,被我们宿舍纳为舍语。女孩们在一段时间里天天“咦”来“咦”去地不亦乐乎。亮对此却是很不高兴。她一脸不满意地问坊:“你怎么老打击我?”
“这也算打击?”仿一脸不在乎地说。
确实,与后来的事情相比,这真的不算什么打击。
临近毕业的一个晚上,宿舍的人都围在电视旁边消磨时间,亮哭着推门进来,把挂在床头的和仿的合影撕了个粉碎扔在地上,然后拉上帘子开始哭。大家都有些蒙,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昕拣起地上的碎片,我们一起用透明胶一片一片把照片粘好,隔着帘子递给亮。亮带着很重的鼻音说:“粘上又有什么用,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们急急地问她为什么,亮却是只掉眼泪一句话也不说。
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分手是因为仿认识了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可以帮他出国,在前途和爱情面前,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在亮之后,宿舍女孩的感情开始混乱一片。昕喜欢上了一个网友,和相处了四年的高中男友分手;瑾和电视系的男朋友分手,选择了经别人介绍在宝洁工作的老乡;莹大学最后一次倒追依然没有成功,追的是同班的江,人极好,可是他对莹说“我只把你当妹妹。”彭的男朋友毕业后要回老家,彭却选择留在北京,在一次聊天时,彭面无表情地对我们说:“即使我回去又怎么样?他父母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工作,连女朋友的候选人都已经找好,那里根本没有我的位置,我回去也只是自讨苦吃。”
宿舍里的女孩因为毕业的事情多少变得成熟了一些,所有一切都让我感觉到现实果然是块石头。

(六十四)


所有的人的感情都陷入一种混乱中,只有我和任寒仍在平稳地进行着。可以说,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障碍,任寒毕业后为我也选择了留京,工作也基本敲定。我习惯了每天晚上在女生楼下和任寒say goodnight后独自一个人到宿舍楼顶的平台坐一会儿。那是我和成浩交流心事的地方。每天每天,我坐在栏杆旁,一边吹风一边默默告诉成浩今天我做了什么心情如何。临回宿舍前,我会对成浩说:成浩,我现在很快乐了,你也要好起来。
一切都很好,可是,老天是不容我幸福的。
5月底的一个夜晚,一种莫明的心痛把我从梦中带醒。我悄悄披上外套来到宿舍楼顶平台。靠在栏杆往下看,整个校园一片静谧,路旁的街灯发出昏黄的光。胸口依然在一阵阵地疼痛,刀绞一般。我蜷在栏杆一角,慢慢睡过去。梦中看见成浩象三年前一样对我很好看地笑着,他慢慢走到我面前,伸出手理理我的头发:“暖暖,记得答应我的话,你要让自己幸福。”说完,一点点后退,我傻傻地看着他,在梦里喊出他的名字:“成浩!”忽然惊醒,发现自己已经是满脸泪水。
两个星期后,权恩庚找到我。象第一次一样,她有礼貌地敲门:“请问,程暖暖在吗?”
我从床上拉开帘子,一时愣在那里。
在学校的水吧,我依然为自己要了牛奶,给她点了咖啡。
“这是成浩写给你的信和他给你的东西。”权恩庚很直接地递过一个袋子。
我迟疑着,接过去,忽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用眼睛打问号过去。
“成浩死了,酒精中毒。5月24号。”权恩庚很简单地说。
5月24号,是我午夜梦醒的那一晚。
我的脑子刹时一片空白:“你胡说!”
权恩庚看看我,犹豫了一下:“今年元旦他回韩国后心情一直很不好,常常喝酒,3月份的时候他来过一次中国,我想你不知道,他在这个学校偷偷跟了你三天,你吃饭,他就在远处看着你吃,你上自习,他就坐在后面看你学,你回宿舍,他就站在楼下等着你出来。他用DV机拍了很多你的镜头,回来后就一点一点地看,一边看一边喝酒。5月24号是他一个朋友的生日,我也在,其实他喝的并不多,可是为什么。。。”权恩庚说不下去了,低下头。
我“啪”地从座位站起来:“你胡说,你在骗我。成浩比谁都健康比谁都能玩,以前他从来不生病的,你一定是在骗我!”
权恩庚擦了擦眼睛,站起来,并不安慰我:“该和你说的我都说了。我这次来就是专程给你送东西的,要不成浩会不安心,我也会不安心。”说完,她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其实,成浩根本没爱过我,他一直就只爱你。”
(六十五)
我坐在水吧,很长时间不能动,甚至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直到水吧关门后才木木地走到操场,借着灯光打开权恩庚带来的袋子。里面有成浩给我写的日记,厚厚的一本,我一页页翻下去,上面记录了他自从上次来北京后的所有心情,每天的都有。
2002年1月4日 
暖暖,我终于失去你了,在三万英尺的高空里,我很没骨气地掉下眼泪。我的心很疼,我很心疼,心疼你在那么多个一人的日日夜夜里如何坚持我,坚持你心中的幸福。你在完完全全的孤单和寂寞里怎样度过晚上度过苦痛度过艰难。我不怨你,你承受的远比我多的多,你委屈的远比我深的深。想起你受的罪我伤心地不可抑止。这些,是我从前没有想到的。也可以说,我开始懂的你了,开始懂你的选择了。
暖暖,你说把来生许给我,傻孩子,来,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没有来生的。。。。
“2002年3月21日
暖暖,我从你身边回来了,和你在一起三天,看着你笑看着你雀跃,我的心也跟着欢快起来,暖暖,你终于兑现了给我的承诺,让自己一如既往地幸福,这样我也放心了。暖暖,今天的汉城阴阴的,天一点也不蓝,虽然是春天了,空气依然是冰凉冰凉的,我很怀念能和你呼吸同样空气的日子。可是,我再也不能感受到这些。暖暖,我已经习惯了想你--在汉城喧嚷的街道上想你,在学校悠长的小路上想你,在图书馆高高的书架前想你。记得你曾经说思念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想我现在很幸福。
2002年4月5日
在情感的世界,在物欲与情欲的世界,我们往往自食苦果,是无所适从的逃遁者。暖暖,
爱情的尽头,就是含笑饮毒酒。
2002年5月13日
离不开的天堂是地狱。暖暖,DV机里的你笑得真好看,每次看见你笑的时候我总是禁不住想捏捏你的小脸蛋。现在你的手还会冰凉吗?我想握住你的手,想把所有的温度都传给你,即使我已不能温暖自己。
我翻到最后一页,里面只有短短的几句诗:
如果你的左脚痛, 
我的右脚就痛起来,
如果你被生活窒息, 
我的呼吸同样将会停止,
如果你把灵魂出卖给恶魔后, 
我的胸膛里也会被插上匕首。
我们抱在一起, 
我们存在我们存在着,
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存在了。 
路灯下,成浩的字很苍白,我深吸一口气,拿出袋子里的DV机。画面里的我在成浩的眼睛里毫不知情地笑着,阳光下的笑容有些眩目。画面的背景加了音乐,是他一直喜欢唱给我听的《灰姑娘》。最后一个镜头结束时,我看见成浩用低哑而遥远地慢慢对我说:“暖暖,我爱你。爱逾越我的生命。”
看到这时我忽然有些愤怒。猛地从操场看台上站起来,大声地嚷:“邱成浩,你是个骗子!你是个大骗子,你答应过我会照顾好自己让自己幸福,你说过的话都忘记了么?你不许死!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死,你不可以。你怎么可以骗我,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放在这个世界。我要你起来,我要你起来!”
我低低地哭泣:“成浩,全世界我只要你来爱我。”

(六十六)
成浩,全世界我只要你来爱我。
在我低低说出这句话时才发现自己依然无法忘记成浩,无法忘记我们以前的点点滴滴。这句话就象一根钢针扎在我身上,我如同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干瘪下来,所有自以为是的幸福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情人节之后,我一直告诉自己任寒就是你要爱的人了,你要为他幸福,哪怕不择手段。慢慢地,这个念头就占据我整个大脑。让我觉得离开成浩是因为我们已经不再象以前那么爱对方了,我们已经错过了最美的东西,什么事情都可以重来,但是我和成浩的爱情,只会盛开一次。
可是现在,虽然不愿意面对,我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口是心非。我在口口声声说着爱任寒的同时却在做着背叛他的事。我默不作声,我百口莫辩,我的心里,有一亩田,疯长着欲望与寂寞的草,无人打理无人探看,我自顾自地走着,猛然回头时只发现那流泪而植的爱情,终于荒枯。
在得到成浩的消息后我整个人变得暴躁不安起来。记忆力开始下降,在每个夜晚失眠。但这只是我的秘密,我没有把它告诉同屋的女孩,任寒当然也不知道。可任寒很快察觉了我的异样。
“暖暖你最近怎么了?”
“没怎么,我挺好的。”
“我感觉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你是不是病了?”
“没有。”我低哑着嗓子说。
“那是工作很累?”
“不是。”
“那你到底怎么了?”
“真的没什么,任寒,可能就是工作有些累吧。”
“暖暖”任寒停了一下说:“你有事瞒着我吗?”
“没有,任寒,没有。”
“暖暖,不要骗我,是不是你和邱成浩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说话。
“你忘不了他,是吗?”
我还是沉默着,我不愿意亲口说出成浩已经死了的事实,也不愿意告诉任寒我爱的不是他。
然而,我的沉默很无力,让我觉得就象是理亏词穷的人站在黑暗里等着别人指责。我紧闭着呼吸,好象吞下去了一只保险柜似的,心沉重得一动也不能动。
过了很久,我艰难地张开自己粘在一起的嘴唇:“任寒,对不起。”
任寒没有再象以前一样争取我,他很冷静地对我说:“暖暖,我们先把这段感情雪藏,毕业的时候再面对时你给我一个清楚的态度,好吗?”
我点头,无话可说。

(六十七)
六月到来时学校越发乱了。很多大四的学生拿出自己不用的书,衣服摆在路边卖。学校海报上满满的贴的都是“毕业狂甩”“挥泪大放送”一类的字眼。每到夜深的时候,隐隐地能听到男生楼那边砸暖瓶摔脸盆的声音。还有人在嘶声竭力地大声唱着什么。
当然,女生楼下也不会寂寞。男生依然会抱着吉他来唱歌。临近离校的那几天,在楼下唱歌的男生几乎都是吃过了散伙饭喝过了酒的。那种微醉的声音听在心里酸酸的,弄得人很不是滋味。唱完歌后,嗓门清亮的男生冲着女生楼大声地喊:“广院的姑娘,你们美不美。”还有一些被女朋友甩了的,则大声质问:“找个女朋友还是养条狗!”
其实,疯狂的不仅是男生,到最后,常常是一个班的人在一起消磨掉整个晚上。学校的操场看台因此多了很多蜡烛和西瓜皮。夜里安静的时候,还能听到一些即将分离的情侣抱在一起痛哭。
6月14日,我们班一起吃了最后一顿散伙饭。因为班里有维族人,所以地点选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维族馆子。刚开始时大家都很正常,正常地吃菜,正常地喝酒,正常地聊天。当菜剩得越来越少,酒喝得越来越多所有的人都有些激动了。班里的男生拿了杯子到处敬酒,很多大学四年都没怎么说过话的人现在却开始亲密地聊起天来。
有几个男生走到我的座位上,一定要敬我,我没有推让,很干脆地喝了。我放下杯子听见旁边的翔正搂着毕业后要去重庆工作的广说:“别忘了哥们!”两个人搂在一起开始痛哭,然后全班所有的人都开始哭,不管男生女生,我又抓起杯子给自己倒了些酒,慢慢喝下去,眼泪却一点也没流出来。
知道成浩离开的那个晚上,我已经流尽了所有的眼泪。最坏的已经经过,再没有什么能让我流泪。
我拼命喝着酒,晚上回宿舍后开始吐血。同屋吓坏了,四处打电话找人。最后任寒来了,当他把我送到医院急救时,我已经手脚冰凉。隐约中,好象感到有人在拍我的脸,我做不出反应。
一个声音问:“怎么都成这样了?喝了多少?”任寒说:“我不大清楚,可能是三四两吧。”我挣扎着翻起身来,大骂:“去你妈的!太挖苦人了,三四两我能吐血啊?至少一斤半!” 
抢救室里响起一片笑声。没有人知道,我的心里全是泪水。 
(六十八)


离开学校的前一天,任寒约我去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酒吧。任寒拍拍我的手:“暖暖,我唱一首歌给你听,好吗?”我点点头。
任寒走到吧台递给服务生一张CD,转头对我笑笑。
那是伍佰的《挪威的森林》: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 
试着将它慢慢融化 
看我在你心中是否仍完美无暇 
是否依然为我丝丝牵挂 
依然爱我无法自拔 
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过的地方啊
那里湖面总是澄清 
那里空气充满宁静 
雪白明月照亮大地 
藏着你不愿提起的回忆 
你说真心总是可以从头 
真爱总是可以长久 
为何你的眼神还有孤独时的落寞 
是否我只是你一种寄托 
填满你感情的缺口 
心中那片森林何时能让我停留 
或许我 不该问 让你平静的心再起涟漪
只是爱你的心超出了界限 
我想拥有你所有一切 
应该是 我不该问 不该让你再将往事重提 
只是心中枷锁该如何才能解脱
唱完后,任寒有些悲伤地看着我:“暖暖,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你唱歌,我无法再为你做什么了。虽然你不肯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仍不能放下和邱成浩的感情,所以我决定不留京了,已经在湖南找到工作。我想告诉你,虽然真正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很短暂,但是,你真的曾经让我幸福。”
任寒理理我的头发:“暖暖,你看,你留长了头发却没有留住这份青春年少,我剪短了头发却剪不掉我们纠缠不清的感情。”
说完,任寒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转身走了。
(六十九)
2002年6月15日,我毕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