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天使不是我

天使不是我



作者:佚名    转贴自:医院论坛    点击数:1570


    我在蔚蓝色的海边奔跑,穿着我的白裙子,快乐得像一条海里的鱼。

  忽然,我见到了躺在沙滩上的一只美丽的贝壳,于是我停下来,轻轻地俯下身去,把它捧在手心。

  我静静地站着端详着我的贝壳,如同端详这一生最珍爱的东西,海潮涌来,没过了矮矮的我的腰。我却依旧对着我的贝壳傻傻地笑。

  这时候,一个男孩子跑过来,举着一支黑色的铅笔,对我说:“你是我的天使,让我把你画下来……”

 那是十年之前,当我的家还住在海边。

  妈妈说,保存好你的贝壳吧,每个人的生命都会有他解不开的结。

  十年前的那一天,我开始学画。

  十年后的今天,我只身背着画夹来到这个黄土覆盖的城市,这所西北最好的美术学院。

  星曾经拉着我的手,求我不要走那么远,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看到了他的伤心与挽留,但是我没有答应。

  我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是我很任性。在大家的眼睛里,我不够乖巧并太过于张扬。父母没有像星一样阻拦我,因为他们知道我决定了的事情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我于是在这个遥远的城市停了下来,我所有的理想就是静静地做一个画家。

  但是不巧的是,我认识了他。认识他是在秋天,西北的秋天风一吹,满树的黄叶便从树梢恋恋地坠落,而他就在这个时候,拥着那米黄色的毛衣向我走来。那一刻,我发觉我喜欢上了他。

  我喜欢穿毛衣的男孩,星抱我的时候,我总是专著于抚弄他软软的毛衣。

  我就这样喜欢上了他,我说我喜欢他是因为看到了一幅美丽的画。于是,涵反问我:你喜欢的究竟是他,还是那幅画?

  这个问题我也常问自己,我所得的答案是:我爱那幅,因为画里有他,我爱他,因为他在那幅画里。涵说:你不可理喻。

  我是不可理喻,我发现我整个的人为他而热血沸腾,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拿起笔,有意无意地就画下他和那幅画。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星终于按捺不住,老远地跑来看我,他依旧在海边的那个城市学他的医学。二十个小时的火车把他折磨地很疲惫,他看到我的时候,就想上来抱着我,当时,我正专著地画着我的画,于是他只能在我身旁一直站到天黑。

  直到我收笔,把我的目光移向他的脸,他才上来一把抱住了我。我和星在一起已经三年了,他的耐心让我感到惊讶,我知道,这世上能够如此迁就我的人是不多的。我想我喜欢他,因为每一次赌气与他分手的时候,我都会哭。

  他紧紧地抱着我,嘴唇在我冰凉的脸颊上移动,我用我的手指去触摸他的脖子,他的脸,他解开他的大衣,于是我又感觉到了他软软的毛衣,我的手指被放进他的衣服里面,冰冷地贴在他的皮肤上。我的眼泪掉下来,不知是出于思念还是感动。

  他的嘴唇缓缓地掠过我的双眼,然而就在我的眼睛再度睁开的一刹那,我看到了放在地上的我的画,看到了画里的他。有一股力量让我忽然抽出了我的手,用力地推开星。

  “我们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我平静地望着他的眼睛,缓缓地说。我惊讶于我的冷酷和平静,就如同在和一个从来都不曾认识过的人讲话。

  我没有再流眼泪,当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感到后悔。但后悔对于我是没有用的,因为我说过的话从不收回。

  星在黑夜里与我坐了一晚上,天明我送他去了车站,上车之前,他再度拥抱我,抱得那么紧,我想他是想把我玻璃般硬的心揉碎在他的怀里,可是。玻璃是揉不碎的,它只能被砸碎,而一旦砸碎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直到他的眼泪滴在我的脸上,我还是没有说一句话。最后,他对我说:玫玫,你是魔鬼。

  是的,我是魔鬼,一个没有了灵魂的魔鬼。

  我每天都路过我的画里的那片树林,每天都想象他走过的样子。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大二的第一学期,那时开始,我们有了油画课。

  在第一堂油画课上,当我看到他拿着颜料和画笔走进教室的时候,没有人能够体会我的心情。

  他叫林飞。他是我们的油画老师。

  原本我喜欢的姓是叶,但是他说:万叶为树,千木成林。你可以想象一片叶子飞舞的样子,但你能够想象整片树林飞起来的样子吗?除非你亲眼见到。于是我改变了我最初的信仰,因为事实上让我痴迷的正是这种树林飞舞的感觉,我想这是缘分。

  这样,我可以时常地见到他,我的画也有了更多的素材,举手投足,一颦一笑。

  没有人知道我暗恋着林飞,除了我的好朋友涵,她有时会忍不住叹息,但她从不说什么,因为她了解,我会执迷而不悔。她看着我的那些画,说:玫玫,你是上天派来的精灵。我反驳道:不,我是从地狱来的魔鬼。

  日子就在不能叫做等待的等待里缓缓流过,岁月留给我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繁繁简简的画和心里一点点但永不熄灭的希望。

  我收到了星的信,厚厚的一叠。他说他应该感谢我,是我的绝情使得他绝望,而就在他绝望的时候,他发现了身边那个天使般的女孩一直在静静地陪着他。那个女孩给他所有的感觉就让他想到ANGEL,她轻盈圣洁的象一只鸟,天堂里的天使般的鸟儿,有着透明的翅膀和红色的嘴唇。于是他没有犹豫就爱上了这只鸟,并感觉自己幸福的快要死去。

  我一直不明白,象天使一样的女子该是什么样子,我想象着透明的翅膀和红色的嘴唇,但是我马上想到蝴蝶,然后是蜻蜓,甚至于苍蝇……我没有再往下想,因为我告诉自己:魔鬼永远都不会知道天使的样子。

  但我为星感到高兴,因为他终于离开了一个魔鬼而爱上了一个天使。

  收到星的信的第二天,我们就有了油画实践课。大家都已经动笔的时候,我还是不知道我应该画什么,终于大家都走了,我还在画板前发呆。

  林飞向我走过来,我听见我的心在跳动。

  “怎么啦?是不知道画什么,还是怕画不好?”

  “我想画天使,有透明的翅膀和红色的嘴唇,但是我想象不出她的样子。”我望着他好看的眼睛,回答。

  他嘴角动了动,我想这应该是他的微笑。然后,他转过身去,对着墙壁很响的说:“好了,那么来画我吧!”那时候,他就穿着那件米黄色的毛衣。

  我拿起画笔,他是我的模特,但事实上我根本不用看他。这个男子,这件毛衣,对我来说太熟悉了,他们已经植进了我的骨髓里,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

  当林飞过来看我的画时,我看到了他眼里最初一瞬间的惊讶,然后几乎马上恢复他惯有的冷酷。我的嘴角牵动了一下,那是魔鬼般的骄傲的笑。

  “你把我画活了。”他看着那个画里的自己。

  就是他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忽然牵动了我心里积压很久的脆弱,我想起我这一年来的每一天,每一天路过那片树林,每一天画同样的内容,我想起星,还有那个天使一样的女孩……

  我猛然将手中的颜料掷向画板,象一个充满了仇恨的魔鬼般仇视着我画了千过遍的画,然而不争气的眼泪也随之夺眶而出,在那一刻出卖了我,我就这样对着我的画啜泣,仿佛要哭出一年多来积淀下的所有的眼泪。

  林飞被弄得手足无措,最后他不得不收起平日的那一点点傲气,柔声地问道:“怎么啦?”

  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再也忍不住了,不顾一切地上前紧紧地报着林飞,把头枕在他柔软的米黄色的毛衣上,任由眼泪涌出,将毛衣浸湿。

  林飞一定是被我吓住了,他一定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女孩象我这样莫名其妙与疯狂,而我却在那一刻有一种难以名壮地骄傲与满足。我想我是魔鬼,理应与别的女孩不同。

  我是魔鬼,这是我对于那天的事给自己的唯一解释,而至于林飞,我却一直没有向他有过任何说明,好在,他也没有问过我。

  然而,我们的距离却好象忽然近了,我们开始聊我们的画,聊一些画以外的东西。我心里积淀的失望在一点点地消散,我仿佛看到自己慢慢地走进那幅画里,于是我变得出奇的小心,就像怕失去什么似的。我始终很好得保持着与林飞的距离,不敢靠的太近,太近了怕一切都会忽然消失。

  涵说我整个地变了,我也常常自嘲:魔鬼为何会要怕失去,为何怕得那么小心翼翼?

  我以为接下来的事情会象所有故事的一样,会象我和星当初一样,我没有想过要有什么样的结局,我所有的所有的愿望只是:那幅画的女主角是我,而不是别人。仅此而已。

  转眼到了快新年的时候,忽然有一天,林飞对我说:“玫玫,我要带你去我家,我要让你看一幅画,不,是那幅画想见你。”

  我没有想到画家林飞的家是一所带花园的大宅子,他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他的家和他的家人,我总是想,他一定有他的理由。

  林飞直接把我带到了他的画室。

  我看到了许多幅画,画得却是同一个女子,其中最大的那幅画的是她站在窗前,阳光撒进来,撒在她身上,她一席丝绸的白色的长裙,透明的白色,她的皮肤象雪一样,嘴唇是自然的红色,她虔诚地凝视着远方,安静得让我感到害怕和惭愧。

  Angel,那一瞬间,我知 道了天使是什么样子的,什么是星所说的透明的翅膀和红色的嘴唇,这是我想象了许久而一直没有想象出来的东西,现在,我终于不得不承认:画里真的可以有天使般的女子。

  “玫玫,过来花园一下……”林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我踱出画室,看到林飞在花园那头的阳光下朝我微笑。 然而朝我的微笑的不仅仅是林飞,他的手正推着一架轮椅,微笑着的画家林飞的手里推着一架坐着天使般的女子的轮椅,那个天使般的女子也在微笑着,微笑着,在这片迷人的阳光里。这样子象极了一幅美丽的画。

  我不自觉地陶醉在这幅画里,陶醉到心碎。

  我想这一刻可不可以让我死了,然后连同碎了的心和希望都蒸发到空气里,去感受这幅画的颜料的香味。

  我问了千百遍自己的感觉,我确定我有的只是感动,只是感动。

  那个在画里站着的天使此刻正安静地坐在微笑着的画家林飞手中的轮椅朝我微笑,林飞看着她的样子就如同看着自己的生命。

  林飞说:“这就是想要见你的那幅画……”

  我于是就和这样一幅画共渡了那个让我毕生难忘的下午。我不记得我曾说了什么,其实,我懂得在这幅画面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因为,我也是多余的。

  我只是静静地回到宿舍,烧了我所有的画,涵用充满恐惧的眼神看着我,我觉得我又重新变成了魔鬼。然而那幅画充斥着我整个的大脑,整个的视线,整个的心,挥不去,烧不掉,画家林飞的微笑,和那个天使的微笑。

  林飞和他的天使很一相情愿地把我当作了他们的朋友,我也常常身不由己得就被邀请去那幅画里喝茶,聊天。每一次我都会很可笑地醉去,然后在夜里因为心痛而醒来。

  彤打电话给我,说要我陪她上街。因为,林飞的生日要到了。

  我并不愿意,但是,每次彤开口,我都想不出拒绝的理由,我只能很无奈的告诉自己:因为她是天使。

  她最终买了一件毛衣,依旧是米黄色的,她说林飞穿米黄色的毛衣最好看。林飞穿米黄色毛衣最好看,是我也知道的,我曾经也偷偷地想过给他买一件这样的毛衣,然而,如今,他近在身边,我的愿望却再也无法实现。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想起自己的那些画……这一切,都只因为眼前幸福地微笑着的天使般的彤。

  过马路之前,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我感觉心里有一把火在烧,希望把一切都毁掉。我偷偷拔掉了轮椅的控制栓,然后俯身告诉彤我忘了一些东西在那家针织店……

  我看到轮椅一点点地滑向路中央,我看到彤试图用她的手去阻止,然后她发现轮椅已经不听她的话,她开始慌了,“玫玫……”她终于把我当作她赖以依靠的最后一个希望。

  我的嘴角牵动了一下,露出了魔鬼般狡黠的笑,此刻我正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切就要结束了,从天堂来的天使,就要回到天堂去了。

  哦,有车过来了,开得还很快。我觉得我心里的负重正在一点点地卸下,几乎要感到轻松。

……

  “飞……”彤在这个时候忽然脱口而出了这样一个字,也许她已经绝望了。但是她的这个字,真的让我想到了画家林飞,他将要痛苦地近于死去,然后那幅画也将不存在了,那幅有画家林飞和天使彤的美丽的画,我仿佛看到它的颜料在融化,画面在模糊,我忽然心痛难当。

  我爱林飞,我是知道的,但我没有想到,我居然也爱上了这幅画,爱到甚至不能容忍它的一点点损坏,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拔动了我的双腿,不顾一切地扑向彤,我的眼睛告诉我,那辆车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但是,我仿佛什么都没看见。我所能做的就是将彤的轮椅用力地推向马路的另一边,然后我感觉我的身体在本能的向后倒,我用我的最后一秒钟目送着天使般的彤到了安全的地区,然后我笑了,笑地很轻松,也很无奈:我不明白,一个魔鬼为什么要去救一个天使?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没有死,我试图动一动,却感到彻骨的疼,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没有了右臂。

  林飞正站在我的床边,他的双手一如既往地握着坐着天使彤的轮。我忽然感到不安,然而他们看我的眼神却充满了感激,天使彤流着眼泪一直地说:对不起,玫玫,对不起。

  我看着林飞的眼睛,明白他们把我的罪恶当作了善行,他们以为我处于友情,人道,或其它种种高尚的理由去救彤。而事实上,我为什么救彤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在爱情和美之间,我选择了美。

  我发现了自己是一个彻底的唯美主义者,当我再次看到林飞和彤在一起的样子时,我终于给了自己一个理由:我更爱的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我明白了是什么样的情节在暝暝中牵引着我拿起画笔,牵引着我来到这座城市,牵引我因为一瞬而爱上了林飞,最后又牵引我不顾一切地去救彤。

  我珍视美胜过了珍视所有的一切,甚至于包括我的生命,也许,上天因此而饶恕了我。

  我决定离开这座黄沙覆盖的城市,没有了右臂,我已经不能再拿起画笔。虽然学校为表彰我的“舍己救人”,决定破格给我毕业证书,但那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林飞和彤竭力的挽留我,我不知道不给他们他们所想要的“补偿的机会”,对我或对他们是不是会更好。林飞最后决定把那幅天使送给我,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出了他也知道我们再没有见面的机会。

  我把真实的故事告诉了涵,涵哭了,她哭着说:你是天使,是来人间守护美的天使。

  我不禁惘然。

  再次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海边的城市,喧嚣已经激不起我大海一般平静的心。我宽容了大街上那些惊讶或鄙夷地看着我的眼。

  偶尔地,我会看到星和他的天使手拖着手走入我视线;偶尔地,我也会想起林飞和天使彤的美丽图画。他们幸福着,而我幸福地欣赏着他们的幸福,我们各得其所。

  我以为我预想到了我的一辈子。

  直到有一天,当我路过一家画廊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幅画:一个穿白色裙子的女孩,静静地站着端详着那个美丽的贝壳,如同端详这一生最珍爱的东西,海潮涌来,没过了矮矮的她的腰。她却依旧对着我的贝壳傻傻地笑……

  画的上方写着:Fishangel……

  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等了十年的泪水,对星和林飞都不曾有过的泪水。我不知道它是迟到了,还是来得正好。

  我终于明白了,世间的每一个男子存在都是为了寻找他的天使,世间的每一个女子则都在等待那个叫她Angel的人。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我再次拿起了画臂,我用我的左手从新开始了我的生活。

  我也常常去海边,说不清是怀念还是等待。

  每一次握起我的贝壳的时候,我都想:我的前生应该是海里的一条鱼。

  准确的说,最初的时候,我也和所有的天使一样,是天堂里的鸟,有着透明的翅膀和红色的嘴唇,然后她不小心折断了翅膀,于是掉到海里,成了一条没有颜色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