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四)

【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四)



作者:蓝水忧忧    转贴自:榕树下    点击数:2072


  “不管谁大谁小,你都大我们一级,理当是我们的学姐。”我们三个人在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哈哈,你嘴皮子到底很油的。”她说话的姿势很优雅,很有韵味。 
  “多谢学姐夸奖,对了,今天我在教室睡觉的时候,有个女生给我送了一本书,当时我睡眼惺忪的样子,那个女生有点像学姐,但是我又不敢确认,学姐,那个女生是不是你啊?”“啊!那个男人就是你啊,当时我看你把头趴在桌子上,只看到了你的眼睛,刚才我还一个劲的看你眼睛呢,是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哈,正是小弟。”事实证明,萧筱婧确实要比我大,她大我两岁。 
  “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文意看到我和小婧这么熟悉的交谈,觉得很纳闷。 
  “谈不上认识,只能叫做擦肩而过吧。”萧筱婧说道。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只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文意长长谈了口气。 
  “呵呵,学姐,这是我们寝室的大文豪文意,外号闻一多,他就喜欢丢这些话,没办法,你适应适应就习惯了。”我看着小婧一脸的茫然,文意突然丢出了这句话,我也不太明白意思,话里充满了宿命观,可能他一直都是个相信宿命的人吧。 
  “知道了,我们是在文学社面试的时候认识的呢,要比你和我认识的早。”“那文意就是我们的红娘了。”我厚着脸皮开了句玩笑,这么美丽,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应该是很害羞的。 
  果然萧筱婧的脸上升起了绯红的云朵,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望着文意,好似文意是她的救星一样。她略微害羞的样子可爱极了,我一直都忘不了她的这个样子。我们三个人再次陷入了僵局,我想我不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她说这么暧昧的话,我只是随便的开玩笑,她很可能就以为我喜欢她,要追她。 
  “对了,这本书是学姐的么?”我想起了今天来是为了还书的,我把书递给了她。 
  她翻开了扉页,看了看,高兴的对我说道,“嗯,是我的,这本书我以前丢了,被你捡到了?”“是啊,本来都找不到失主,多亏了文意,才得以完璧归赵。”我摸了摸头。 
  “这是我最喜欢看的一本书了,上面很多地方我都写了评语,幸亏找到了,谢谢你,吴宇。”小婧感激的望着我,我注意到了这是她今天唯一一次叫我的名字。 
  “不用谢,学姐,这书真的这么好看吗,文意看过很多遍,也说喜欢看。”我看了看旁边的文意,他本来应该是今天的主角,结果像个配角在一边凉着。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我们或多或少的都会遇到,很多人都抓住了,很多人却擦肩而过了,其中的原委就是是否主动了,文意一直都是个被动的人,一个不喜行于色的人,这样当然有好处,他可以默默的守望,守望到他最适合,最喜欢的东西。但坏处就是本该属于他的东西,却由于他的被动,而白白的失去了。 
  “嗯,”小婧点了个头,“对了,你是不是计科系外联部的啊?”“是啊,我是外联部的副部长。”“厉害,刚读大一了就是部长了。”小婧朝我笑了笑了,我明知道这是一句恭维的话,却从她的笑中看不到丝毫的讽刺。 
  “学姐更厉害呢,既是文学社的副社长,还是学生会的部长。”“呵呵,我只是扬帆里面的副社长,学生会里我没有职务,我寝室的一个同学是院学生会文艺部的副部长,本来是该她负责这件事的,只是她生病了,要我代替做这件事而已。”又一个偶然,偶然的小婧代替别人来负责这件事,正因为这次偶然,我有了机会与她公事,有了时间了解她。这不知道是上天的有意安排,还是人生中无意的巧合。我们两个简单的谈了谈这次迎新晚会的事情,文意就一直默默的坐在旁边。 
                  
  秋季的W市还是很热,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气味,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不是被热醒了,就是被蚊子咬醒了。我爬了起来,看着兄弟们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似的,我站在窗前,点了一根烟,看着幽静的校园,樱花树在那里摇曳着,树叶被微风吹得时起时落。前面的酒楼里红灯闪闪,里面的人肯定都在歌舞升平,纸醉金迷。这座城市的夜晚要比白天美丽得多,也肮脏得多,夜色中,人们那压抑了一天的欲望在无限膨胀,像轻气球一样飞上天。我们这些学子,在这美丽宁静的校园里自娱自乐,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温暖的阳光撒在宁静的校园里,我独自在小路上散步。突然听到有人大叫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是鸭子,他喘着粗气,跑了回来。 
  “什么事情,鸭子,看你急成这样的。”“王明麻烦了,他一个人现在正和别人谈判了,你快和我一起看看。”鸭子说完抓住我的手就跑。 
  在学校的一个隐秘地方,听说一般是情侣约会的地方,一群人站在那里,我只认识王明,王明看见了我和鸭子像看见救星一样。我跑了过去,问是什么回事。 
  “回去再说,先把这里摆平了。”王明细声地说。 
  “你个臭小子,敢跟老子们搞,你活着不耐烦了。”那边的一个“领头”说了一句,他说的虽然是普通话,但是带着很重的北方方言。 
  “不怕,他是外地的,我们不怕。”我轻声和他们两个说。 
  “哥们,我兄弟惹你们什么了,干嘛好端端的要打架。”我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刚到学校,不想找麻烦。 
  “去你妈的,你要他跟老子单条,你跟老子滚到一边去。”那个“领头”长得很壮,像水浒里的李逵,这种人,莫说王明,就是我们三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王明是我的兄弟,你要动他就是动我,你跟老子听着,你今天要是跟老子动手,我要你出不了W市,不信你试试。”我用这里的方言吼了吼他们,我知道他们这些外地人是不敢得罪本地人的。 
  “算你狠。咱们以后走着瞧。”“李逵”说了一句就把人带走了。 
                  
  我把王明拉到一旁,问他是什么事情惹了别人的,他告诉我是在食堂里吃饭,他饿得不行了,插队了,结果被一个人骂了一句,王明听了,就是给了他一耳光,结果那个人叫了一群人来,说是要把王明给废了。王明这小子倒机灵,要鸭子通知我,他知道我是本地人,出面的话,那些外地人是不会为难他的。 
  “就这么点小事呀,能够忍让就忍让嘛。以后不要惹事了!” 
                  
  几个月的大学生活后,我明白了大学生活真是无聊死了,每天的课只有那么点,一个星期的课还没有高三时一天的多。就那么点课,还要分几个地方上,一会儿这栋大楼,一会儿又跑到那栋大楼,完全不像是上课的学子,而像农村里赶集的小贩。除了寝室的几个兄弟,每天上课的人我一个也不熟,有点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计算机学院的女生都是TMD的恐龙,没一个看着舒服的。唉,要是当初我知道自己能够上W大的话,我肯定不会读计算机,我肯定去商学院了,那是W大的美女学院,据说那里的美女都是倾国倾城,和环肥瘦雁有得一比。我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做着美梦,突然老师叫了一声,要我们注意,说是给我们介绍计算机学院的元老,门口出现了一个老头,顶都秃完了,戴着一个可以压断他鼻梁的大黑眶眼镜。老师给我们介绍说他是我们学院的院长,是中国工程院的院士,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博士生导师……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说他牛B呀,学历高呀,我正眼看了看那老头,一个很慈祥的长者,有着很温和的神情。我还以为他要给我们讲点课什么的,老师就说院长很忙,还要去美国参加什么会议的。哇,好牛B,不知道是哪个人说了一句,那个老头听了后嘿嘿的笑了笑,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学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是他唯一说的一句话。 
  同学们听了这句话后稍许感动,当时几个哥们就发誓说,一定要听老头的话,要好好学校,天天向上。还定了N多规定,诸如,每天早上几点起来晨练,几点早读,什么时候看书,什么时候上机实践,什么时候去图书馆查资料,晚上自习到几点,说得一套一套的。 
  晚上回到寝室,哥们几个都在看书,电脑旁边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一个个都在桌子上搞学习。今天都是怎么了,看来还是老头的话起作用,也难怪,“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一般年纪越大的说的话就越对,咱们的孔子都死了几千年了,现在我们还不是听他的话,一句“万事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就有科举考试,中考,高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了学习而拼命,拼呀,拼呀,拼到重点高中,还要继续拼,拼到了大学了,觉得舒服的时候到了,结果国家政策一变,大学本科都不行了,怎么办,只有又拼呀拼呀,拼得去考研究生,研究生到底是做什么的,有些人都不知道,只知道有了那个PASS,就可以找一份好工作,有个舒服的生活,可以娶到一个美女做老婆……这里没有看见文意,那个家伙真的是琢磨不透的,平时做事总是很有套路,很沉稳,学习不算刻苦,但还算得上按部就班。生活上不奢华,但是对朋友,对兄弟又可以做到一掷千金。 
  我一个人在黑暗的校园中徘徊,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点了根烟,每当我抽烟的时候,鸭子总说我浪费国家粮食。而我还是要抽,抽烟的时候觉得自己成熟了,拿着一根烟在黑暗中前行,看似追寻着什么,其实是惧怕内心的孤独,烟丝是寂寞的替身,只有用烟丝来麻醉自己,来代替自己的寂寞。晚上的微风徐徐吹来,轻轻的微风打在我脸上像刀子一样,锋利的刀锋使我不时用手摸摸脸。校园里宜人的环境很适合学子们谈一场的恋爱,四周到处都是卿卿我我的情侣,幸福地牵着手,像伴侣,也像朋友,在这黑暗中互相依偎,互相前行。 
  前面我看见了一堆人围着看什么,我走上去瞧了瞧。是一群人打群架,很多人厮打在一起,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上次为难鸭子的“李逵”,他果真打架厉害,一个人扛了三四个,我没看多久就走了,我怕这个事情惹火上身,听表哥说过,W大对新生的要求很高,大一的时候犯一点小错误都会被开除。像李逵他们这样公然打群架的是肯定要开除的,开除这些垃圾也罢,免得他们以后再欺负别人。对于我自己看不惯的人,我总是喜欢幸灾乐祸,不留余地,而老天偏偏又喜欢开玩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我渐渐远离那激烈的厮打场面,向漆黑的树林前行。树林里有很多石凳,本意是给学生们早读用的,后来不知道是哪位牛人给这里取了个很雅的名字——恋人阁。我一个人穿行在这黑漆漆的林子里,石凳上坐满了情侣,四个人的座位只坐了两个人就没有人坐了,实在有点浪费国家资源,不过中国这种半保守半开放的社会也是很正常的,现在的恋人还没有开放到和别人一起谈恋爱的公用一个地方。这让我想起来了最近和哥们在寝室里看的一部三级片,是韩国的,讲的是交换妻子和别的男人做爱。里面的场面更多的不是色情,而是搞笑。这种片子在国外肯定不是限制片,可是到了中国就成三级片。欲望笼罩下的国人所做的事情又有多少不是肮脏的呢?只是外表掩饰的很好罢了。我没有看那些花前月下中的情侣,独自静静的走了,我自己一直都是一个悲观的人,从小到达也没做过多少有成就感的事情。这次考到了W大,多少都是件大事,我也为家里和自己赢得了很多尊重。可是一想到自己不明不白到了这里,多少觉得是有人暗中搞了点鬼,找了点关系才来这里的。我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点小自信又被毁灭了,人呀,人呀,总是在梦里乱想一些美好的事情,可是梦一旦醒了,就知道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无的。梦醒了,自己又到了这个现实的社会,又要为自己的这样那样的理想目标为之奋斗,为之努力……我鼻子酸酸的,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还没落下,我想自己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哭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抹了抹眼角,加快脚步往寝室走。 
  我回到了寝室,王明赶快就拉住我,他很着急的样子,我以为他又惹事了,那个“李逵”又找他麻烦了。 
  “王明,你他妈的有话慢慢说,是不是又有什么麻烦了?”“不是,鱼头,有个叫萧筱婧的女生打过三次电话找你,她好像有急事,我们到处找你都没找到,你给她回个电话吧!”“晕呀,不会吧,她打了三次电话找我。”我听了后差点疯了。自从那天晚上我们别过后,就一直没联系了。不是我忙,就是她忙,我也打过几次电话到她寝室找她,可是她都不在,也难怪,她现在身兼数职,刚开始学生会和社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兴奋的拨打了小婧的电话,是她接的,她电话里的声音很清脆,很柔和。如果光听她的声音,不看她的人,别人会以为她是个很柔弱的女孩,其实她的外表也的确很柔美,只是我总觉得她的内心很坚强,一种比男人甚至都坚强的坚强。电话里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要我明天在学生会工作的地方等她。我很沮丧的挂了电话,心里开始忐忑不安,感觉她今天的态度很冷漠,每天那天晚上的热情和健谈。寝室里的兄弟都在埋头搞学习,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异样。 
  踏着和煦的阳光,我走进了学生会办公的地方,就看见小婧站在那里,她像个白天鹅,恬静地站在那里。那神态和举止像个守候着王子的公主。小婧呀,你知道吗?你就是我心中的公主,可是,我是不是你心中的王子呢?前方就是我要追寻的幸福,我向着心中的雅典娜慢慢走去。“吴宇,你知道我今天叫你来干什么吗?”小婧秀美的樱桃小嘴里吐出了几个字。“不知道,小婧,你说吧,我听着。”我完全被眼前的一切陶醉了,像个傻B楞在那里一动不动。“宇,你知道吗,我喜欢你?”我听了脸霎时就绯红了,这是真的吗。我喜欢的小婧也喜欢我吗?难道这就叫两情相悦吗? 
  “啊!小婧!”静寂的午夜我的叫声很响亮,我知道刚才只是梦而已,一个春梦。寝室里的兄弟都被我的叫声吵醒了,他们一个个埋怨我搞什么鬼,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在慢慢的品味着刚才的一切,一个美好温馨的梦,我想永远在那梦中,永远不要醒来…… 
  晚上的失眠,使我第二天的精神很委靡,样子很憔悴,恍头恍脑的去找小婧,也不知道她找我干什么?到了学生会办公的地方,只见她和另几个干事在讨论什么,她今天穿得很一般,不像梦境中的那样令我耳目一新。 
  “吴宇,你怎么才来,我们都急死了,快来。”她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就要我过去,而没有问我样子为什么这么委靡,这么憔悴。 
  “吴宇,我找你的目的想必你知道吧,就是这次两院的迎新晚会,我们文艺部和策划部该做的事情都基本上搞定了,剩下的拉赞助的事情就是你们外联部的事情了,拉赞助虽然仅仅是你们外联部所负责的,但是这关系到这个活动是否能够举行,我们都在为此努力,要把这件事情办好,办得圆满。我们都不是本地人,对这里不熟悉,我们几个想了很多方案,都觉得不妥。你是这里的本地人,对这里的环境熟悉,所以需要你去找几个赞助商赞助这次举行的迎新晚会,你要尽快找到赞助商,找到后,别的事情我们大家在一起商量。”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我像个二楞子站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的应和着,头一上一下的点着“我好像也是部长吧。”我伤心的转身就走了。 
                  
  我一个人走在校园的大道上,很多男生都在篮球场打篮球,很火爆,很激情的拼杀。我以前读高中也是很喜欢打篮球,还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到了大学反而没有打篮球了,只是体育课的时候运动一下,平时窝在床上睡觉。要是早上没课,都是太阳照到屁股上了,才从床上起来。大学和高中睡觉的最大区别就是,高中时是在课堂上睡觉,那个时候是晚上搞学习搞辛苦了;大学时都在寝室里睡觉,晚上不是搞学习搞辛苦了,而是玩累了。我也不知道大一的学生都是不是和我这一样的状况,听表哥说,他大一的时候也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大一的新生由于没有很快的适应大学生活,总是停留在高中的时期,既想努力的学,又想尽情的玩,结果就在这样的抉择中迷茫了。大一的学生的生活状况就是迷茫。想起以前高三时,那个时候虽然非常累,非常辛苦,但是那多么有激情,多么充实,现在在这么安逸舒适的环境里反而十分怀念以前那种日子。 
  食堂门口围了很多人,好像都在看告示通知什么的。我上前瞧了瞧,是学校把处罚学生的名单公布于众了。军训的时候,那群打群架的人也该受到处罚了,学校列出处罚名单上,有勒令开除的,有留校查看的,有记过的,一共差不多几十人。看告示的人,有的叹气的离开了,有的骂骂咧咧的离开了,这几个骂人的家伙我以前是见过的,好像是那次为难鸭子的几个人,只是没有看见“李逵”,按理来说,“李逵”是他们的头,他们都被处分了,“李逵”也应该被处分吧。我一路上跟着那几个人,他们没完没了的唉声叹气,说好不容易考到了W大,竟为了打架被开除了,实在是得不偿失,其中有一个气愤的骂道,他妈的刘本强为什么就没被开除,而且连个小处分都没有。我不知道刘本强是谁,可能就是那个“李逵”吧。他为什么没有被开除呢,很多事情都是他挑起的,他怎么就一点处分也没受到,难道他在学校有关系,他的后台可以保证他做错了什么事情不用收到处分吗?看着他们几个带着行礼走出了校门,一时竟有点同情他们了,是啊,这么难得才考到了W大,却这么快就被打道回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心情郁闷压抑的我不想回到食堂吃饭,估计现在那里也没有什么好饭菜了。我在学校外面找了个餐馆,叫了两个菜,独自吃饭。W大门口有一条很宽广的大街,街的两边都是餐馆,酒吧,发廊和网吧,这条街叫做“堕落一条街”。白天的生意很冷清萧条,可是到了晚上就灯火通明,街上停满了各种轿车,发廊门口的人络绎不绝,时尚前卫的小姐们一个个都穿得花枝招展,袒胸露背在门口叫唤着。外面穿着整齐的“君子”一个个有条不紊的走了进去,在里面进行肉体和金钱的交易。 
  饭菜上了,我一个人扒着饭,对面的桌子上很多人,他们在桌子上吃喝打闹。“老大真是强啊,不愧是本强。”桌上有个人喊了一句。我听了后手抖了抖。我背后的一个人听候哈哈大笑了一声。背靠着我坐的一个竟然是“李逵”刘本强。他妈的,同样是因为打架,别人被开除滚蛋,他却在这里吃喝玩乐。我没有管他们,而是把头压得更低,我怕他们又无故找我的麻烦。我加快速度吃完饭,买单,走人。 
  小婧要我去找企业拉赞助的事情,我本来是想去找老爸的。老爸这人做人老实,其实他那个小官的实权还是很大的,每年市里的一些工程他都负责。过年过节的,也有很多包工头带着礼物来我家,对于礼物红包的,老爸一律拒之门外。平时我总是对老爸说,这个年头,当个官,总要捞点好处,要不然就白做官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听到我说这些,老爸每次都狠狠的教训我。这次要我去找老爸帮忙拉赞助的事情,依老爸的性格,很可能搞不定。不过我还是要回去问问他,不直接问,间接的套套他的口气,也好找个理由要他给我买个手机,现在没手机还真不行,我到了外联部,很多事情都得靠手机联系。 
  晚上回到寝室,兄弟们都在,不过这次他们没有搞学习了,都在打“升级”。鸭子和闻一多一队,王明和展鹏一队,不带彩,输了的一队要做俯卧撑。王明和展鹏的运气不好,每盘的牌很差,被那两个打得落花流水。俯卧撑一个接着一个做。我打开电脑,连上宽带,把QQ,ICQ都打开了。来到了大学,电脑对于我就是一个聊天工具,现在中我很少和别人来往,只是和同寝室里的兄弟,学生会的一些同学来往,感觉现实中的人话题太少,反而在网上找到了很多能够聊天的网友。大家在虚拟中畅所欲言。QQ上有很多高中同学,但是大家没什么大事一般都不说话的,只是把QQ挂在上面,证明有这个人存在。我和天南地北的朋友聊着侃着,突然有一个信息发过来,要我加为好友,说是我的初中同学——潘磊。我通过了身份验证,马上他就发来了一条消息:吴宇,你好,还记得我吗?潘磊。我努力的想想了以前潘磊的事情,初中离现在只有四年的时间,为什么以前经历的那些事情我差不多都忘记呢?过了一会儿,我给他回了一条消息,潘磊,我都差不多把你忘记了,只记得你的名字了。他打了个笑脸的符号过来,说忘记不要紧,明天他来学校看我,他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并问我的号码,我告诉他我还没有手机呢,他呵呵的笑道,说我读好了书,自然什么都会有的。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见面邀请,我感到很奇怪。我是一个读了高中就忘记初中,读了大学就忘记高中的人。并不是我的人际关系不好,也不是我的为人作风不好,只是觉得一个人一辈子要遇上太多太多的人,很多人只是和我擦肩而过,话都没说上,要是每个见过的人都要好好的联系,好好的来往,那可能我这一辈子就没有多少时间单独留给自己了。几年前都没有见面的两个人,马上要见面了,不知道会如何?就好比,我网上的好朋友,关系都很好,但是我也一个没见过面。我喜欢安静,习惯了寂寞了。实在被安静和寂寞的压抑的要死了,我就去买来些啤酒,把自己灌醉,然后倒在床上睡觉,一觉醒来,寂寞孤独什么的都没有了,我就又可以开心的生活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