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六)

【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六)



作者:蓝水忧忧    转贴自:榕树下    点击数:2996


  “好呀,对了,这次的迎新晚会,你参加么?”“不知道,我对这不熟悉啊。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哈哈,小宇,你是新来的吧。”女人的笑不露齿固然好看,但她露出洁白的牙齿也是非常美的。 
  “学姐,你这样笑好不淑女哦。”“呵呵,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淑女嘛。”她听到后笑得更灿烂。 
  “外表这么淑女,怎么会不是淑女呢。”“外表是外表,外表和内在是不同的。”她很严肃的说了一句话。 
  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女生呢,难道女人就真是世界上最不可琢磨的吗,难道外表的温柔贤淑,内心却是异样的么?不可否认,萧筱婧的这句话对我的影响很大,正是这句话使我下了决心要一定追到她,不仅仅是想和她这样的美女一起,也想了探视一下她的内心,我好比当年的哥伦布,她是一片新大陆,我会不顾一切的登陆上去。 
  我们两个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她手里乱翻着书,好让书吸引我的注意力。过了一会儿,鸭子和王明大汗淋淋的回来了,他们两个打完球,光着膀子一进来就是一阵汗臭味,鸭子看到寝室里坐了个女生,自己又光着膀子,顿时脸红得像屁股,慌忙的套上衣服,惹得小婧窃窃的直笑。 
  “鸭儿啊,你慌什么,男的又不是不能赤膊的,别怕,这位是萧筱婧学姐。”我走到了鸭子旁边给他介绍小婧。 
  “学姐好!”平时很大大咧咧的鸭子这个时候竟然很害羞,说完这句话就跑到卫生间去了。 
  “这个是王明,我们寝室还有个老大哥叫展鹏,学习非常勤奋,现在去教室自习了。”我给她也介绍了一下王明和展鹏。 
  “嗯,你们这里的'五虎上将'我都记住了。”“呵呵,什么上将嘛,都是屁将。”“小宇,我该走了。晚会的时间在半个月后举行,你要早点去找辅导员,要是他不同意,我们好想别的方案。”鸭子从卫生间出来,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对我看了又看。 
  “鸭儿,看什么看,我又不是美女,有什么好看的。”“你虽然不是美女,可是刚才走的那位是美女。”鸭子理直气壮的说道。 
  “对对,刚才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哦,萧筱婧,却是好看的。”王明也跟着鸭子起哄,我听到心里美滋滋的。 
  “是美女又怎么样,天下的美女那么多,我见到一两个是很正常的呐。鸭子,你还去外面开放玩女人呀,刚才看到她,怎么像个没见过女人的秃驴和尚,一脸的害羞。”鸭子听到后简直气得不行,愤愤地说:“你恨,你厉害,老子不如你。”“哈哈,其实也没你们想得那样,她现在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过估计以后就有关系了。”“什么关系。”王明有时候说话完全是个傻B.“鱼头老大,你和那位美女是怎么认识的,可否要她也给小弟介绍个美女呀?”鸭子一改刚才凶凶的口气,像个小猫一样十分温驯。 
  “哈哈,认识,你是我怎么认识的吗,偶然,偶然,只能说偶然了。”我和萧筱婧的相识除了用偶然来说,别的词语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我一想起我们之间的那么都偶然,就觉得好不可思议。有时候,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清清楚楚的看着她在我的身边,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太偶然,我们之间有了太多的偶然,太多的不可思议。 
                  
  一想到“公事”要尽快搞定,我还没吃晚饭就敢着去系学工处,找辅导员老师。一个看起来才刚刚大学毕业的青年男人坐在里面,翘着二两腿,叼着支烟。我走上去,对他说明了来意,他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我,嘴里一个字也没吐出来,过了一会儿,他才说要我晚上去他宿舍详谈。 
  辅导员是什么意思啊,我为了公事去办公室找他,他却要我晚上去他宿舍找他,莫非还有别的事情说。寝室里,鸭子在对其他兄弟瞎侃,侃他以前的所见所闻,其他兄弟都把眼睛睁着大大的望着他。 
  “兄弟们,你们有所不知。我见过很多你们还从未见过的事情哪。”“啥事啊。”王明问道。 
  “我以前和我老爸过节去给别人送礼,那阵势真他妈的过瘾。我一个人身上装了红包,手里拿着礼品,老爸也是两手满满,最重要的东西不是这些礼品,而是老爸口袋里的录音机。”“送礼带录音机做啥。”展鹏也听着津津有味。 
  “录音呗。”文意也插了一句。 
  “对,就是需要录音,老爸说过,我们去送礼就是强盗不走空路,一定要把事情办成,我们用录音机把这过程都全部录下来,到时候如果当官的收了我们的礼,又没有办成事的话,这录音带就可以帮我们把事情搞定。”“靠,不会吧,这么卑鄙。”王明大骂了一声。 
  “没办法,现在就是这样的,当官的翻脸就不认人了,只有用这个办法了。”“唉……”我也谈了口气。 
  “现在社会风气不好,做什么事情,都要带着红包礼品去。”文意说的话提醒了我,辅导员晚上要我去他宿舍找他,肯定就是暗示我不要空手去。他妈的,什么世道,一个小小的系辅导员就这样了,那校长,书记还得了。 
  我把鸭子拉到一边,告诉他找辅导员的事情。鸭子说既然是公事,找他办,他一般不会为难我的,不过还是准备准备为好,具体怎么准备鸭子却没说。我打电话找表哥,表哥又不在。 
  晚上,我独自一个人去教工宿舍找辅导员,身上带了一包黄鹤楼的烟和一些文件,这些文件都是需要他签字的。他的宿舍要比我想象中的整洁多,像是有女生精心打理过的,虽然面积不大,但是看着十分井井有条。 
  “早上是你找过我的吧。”他的记性还不算差,他指了床旁边的一张椅子,示意要我坐下。 
  “嗯,对,早上找过你,你要我晚上来。”“你是为了毕业评定的事情吧,马上就有很多单位来学校招人了,这个评定是很重要的,还有辅导员的推荐对找一份好的工作十分重要。”他以为我是马上毕业的高年级学生,认为我是为了毕业评定的事情找他。听说最近会有很多企业来学校开“双选会”,评定好的和辅导员推荐的学生是很受用人单位欢迎的,所以很多学生为了找一份好工作,就来找辅导员,给他一些好处,得到好评定和推荐。我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想着这些,他就坐在床上,我发现了床下有一双女式拖鞋。 
  “孙老师,就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呀?”“是啊,这是单身宿舍,一个人住的,人多了还没地方住呢。”“呵呵,老师真幽默。”我把黄鹤楼的烟丢给了他,对于这一盒烟,他觉得显然是不够的,他不屑的放在了床上。 
  “还是少抽烟为好。”“孙老师,你教育的对,今天来,我是为了两院的迎新晚会的事情。”我说明了来意,他显然感到了有些意外。 
  “迎新晚会,还有这事情,我都差不多忘记了,你是多少级的学生。”“孙老师,我们学生会的把这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节目安排策划,企业赞助都搞定了,只差最后你签订协议书了。”我拿出了身上带着的协议书。 
  “原来你是为这些事情啊。”他的表情有点失望,把我替给他的盒烟拆了,拿出了一根点燃抽了起来。 
  “嗯,就是这事情,迎新晚会马上就要举行了,事情有点急呀。”我把协议书都给了他,他草草的看了看,当看到赞助商是做安全套的公司时,为了我几句,我就把和潘磊说的那些话拿了出来,他听后点了点头,说我才大一办事就如此利落了,以后前途无量。 
  我听后满心欢喜的走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由我负责的迎新晚会将如期举行,完美的谢幕。 
                  
                  
                  
  整天为学生会忙迎新晚会的事情,很少和兄弟们聊聊。现在每个兄弟的生活习惯都发生了点点变化,鸭子自从有了“第一次”后,每个星期都有一两次和那个文学院的朋友去逛逛“红灯区”,展鹏还是老样子,一心搞学校,王明这个最讨厌文学的家伙竟然会和“闻一多”粘在一起,要大文豪教他作诗。晚上,王明都会坐在文意的旁边,看着文意写诗。 
  王明拿起文意写的稿纸,读了读。 
  “文意,这首诗不好,太晦涩,这种诗根本就不能拿去表白,也不能表达自己的爱意,只能表达自己对爱情的无奈啊。”“呵呵,随便写的,不要在意。”文意收回了稿纸笑了笑。 
  “让我来瞧瞧,我对于诗还是略知一二的。”我冲了过去拿起了稿纸。 
  “如果不能拥有你我就要远远的躲开你就像躲开心痛的源头在寂寞的源头在寂寞的时空里忆起你的每点每滴心痛的感觉是如此清晰”——文意 
                  
  我站在桌子旁边,手里拿着稿纸,静静的读着文意诗句中的每一个字,字里行间都表达了对爱情的绝望和悲观,这哪是一首表达爱意的诗,分明就是一首对爱人表达离别的诗,文意为何在这个时候写这样的诗句呢?这首诗歌是文意对自己过去爱情的一个总结,还是对自己现在不能得到爱而感伤呢?我想文意过去肯定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使他一直到现在都不能忘怀。文意现在应该找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女生,而又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所以就作了这首诗。外表冷漠的文意,在别人眼里像个爱情绝缘体,可是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又不怀春呢? 
  “这首诗从文学上来讲还可以的,你们觉得呢?”“呵呵,鱼头,别跟我说什么文学不文学的,俺对此一窍不通。”王明典腼的笑了笑。 
  “对了,文意,你写这首诗干什么?”“没什么,好玩而已,也顺便帮帮王明。”仅仅是好玩吗,我知道文意写东西不仅仅是好玩,要么是赚些稿费,要么是发泄一下自己的心情。他的文字是具有指向性的,看他的文字可以了解到他的心情。刚开学的那一段时间,他的文字是激扬而亢奋的,经过了几个月后,现在他的文字明显深沉而低调了。开始的高昂激情到现在的平庸颓废,他文字的锐气被渐渐的磨灭,他的心情也渐渐趋于平静。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这些狗屁文字也没多大用。”“呵呵,王明,你这样想最好了。”文意把稿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周末回家,老爸老妈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慰劳”我。饭桌上,老爸老妈问我学习如何,能否适应大学生活,我一边点头应付他们,一边心里打着小算盘:找个适当的理由要他们给我买个手机。 
  “爸妈,我在院学生会的外联部做副部长。”我放下了碗筷,决定向他们摊牌。 
  “是好事啊。小宇真能干。”妈妈听到后也放下了碗筷,笑了起来。 
  “在大学进学生会工作是好事,但是要处理好学习和工作之间的关系,使他们平衡,学习是为了学到知识,工作是为以后进入社会打基础,两者都很重要。”老爸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可以说出一大堆的大道理,有时候真觉得他像个“唐僧”。 
  “我所在的外联部是和社会联系最密切的一个部门,很多活动都需要外联部和社会上的一些企业单位联系。这次院里举行迎新晚会,我主要是负责拉赞助的。”“活动办得如何?”老妈问道。 
  “基本上搞定了,马上就要举行,爸妈,我想买个手机,以后好和别人联系,这次活动,我跑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人,没有手机,有时候我不好和别人联系。”老爸沉默了,板着脸默默的看着盘里的菜,双手拿着碗筷举在空中,一动也不动像个石像,表面平静的老爸,内心一定是波涛汹涌,他心中是在对自己不能给儿子提供好的条件而内疚,还是对我这个儿子的不合理要求的感到气愤呢?老妈看着老爸,等着他作出的决定,我们家里什么事情都是由老爸作主说了算,老爸是个比较顽固和专制的人,说一就是一,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我和老妈两个人想提点意见都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现在要他们买个手机不太现实,家里为了我读书用了很多钱,学费,电脑等,对于我们这个只拿工资的家庭来说,确实有点承受不起。 
  “你把我的这个拿去用用吧。”老爸从腰间拿出了他的“老古董”。 
  “这个……爸,你给我了,你用什么。”我望着他伸过来的手,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老古董”我是不想要的,太老的手机要了等于不要,老爸的手机除了打电话好像就不能再做什么了,要我拿这样的手机去大学,简直是不可思议。宁可玉碎,不可瓦全。 
  老爸的手悬在半空中,神色凝重,我窃窃地望着他,他的神色很可怕,一种可以杀人的神情。 
  “算了,老吴,你还是用你的那个,我们去给小宇买个新的,你的那个样式太老了,不适合年轻人用。”关键时刻老妈出来解了围。我一直都很佩服老妈,一个很开明的女性,在外可以救死扶伤,在内可以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老爸和老妈对视着,像两个即将过招的武林高手,暗自较量着,谁也不愿意先开口。过了很久,我碗里的饭都凉了,老爸终于松口了,答应说星期天去商场买个新手机给我用。 
  星期天下午,我和他们一起去了商场,买了个价格适中,样式新颖的手机。东西一到手,我就去了学校,连家都没回,因为学校有“重要”的事情等着我。 
                  
  周天的晚上,兄弟几个都在寝室里嗑瓜子,我一进门,鸭子就招呼我要我过去嗑瓜子,还要我猜这瓜子是谁买的?我抓了一把到手上慢慢的嗑着,懒得猜是谁买的,是谁买的无所谓了,反正总是一个人买,大家一起吃,今天你买,明天我买。 
  “哈哈,今天这些小零食都是王明买个我们吃的。”展鹏抓起一袋薯片,得意的说道。 
  “不会吧。”我看看了桌子上的零食,嘿,他妈的还真多,有瓜子,花生,薯片,话梅,巧克力,牛奶。王明这个我们寝室的“特困户”,平时吃饭的钱都很紧张,今天怎么有这么多余钱来买这些零食,某非他有什么喜事,买这些东西来庆祝。 
  “王明呀,你小子真厉害。不用我教的方法,不用我写的诗,就可以搞定师大的美女,你真他妈的不简单哪。”文意拿起了一个花生,扔向了王明。他们几个越说越有劲,我就越听越一头水雾。 
  “我回家的这两天,你们都发生了什么?”我大声喊道。 
  “老大,没什么事情,王明兄弟有喜事了。”鸭子嘻嘻哈哈的贴到我身边。 
  “喜事,什么喜事,他找到老婆了?”“嗯,对啊,他找到了老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老婆,是师大的美女。”文意说道。 
  “不是什么美女,长相一般,只是我喜欢他她那样的性格。”王明害羞的说着。 
  “哈哈,恭喜恭喜,这确实是一件喜事,我们寝室你率先结束了单身,可喜可贺。”从刚进大学到现在的这几个月,大家都在这美丽博大的校园里为自己追寻着什么,理想,爱情,友情,刺激,无论什么,对于我们这些新生来说,都是新鲜神秘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被我们寝室兄弟公认为最傻B的王明会最先拥有爱情,这让我相信,爱情这个东西是需要缘分才能得到,有了缘分后才可能拥有爱情,没有缘分是决不可能拥有爱情。其他的方面只是辅助因素,而不是决定因素。 
  “王明,不要谦虚啦,你的那位确实是美女嘛。”“别瞎说,大文豪,树大招风,美女易得不易保。”“呵呵,什么时候把你老婆带出来给我瞧瞧,我和鱼头看了就知道是什么货色了。”鸭子指了指我,的确,我对女生是很有研究。仅仅和女生见一面,我就可以评价评价她们的外表,多和她们接触了,我就可以评价评价她们的性格和内在。很多女生,我都可以轻易的了解她们,但萧筱婧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个深深的迷,也许就是她的这种另类吸引了我。 
  “王明,你给我们说说,你是如何和那位美女好上的。”“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在QQ上加女生聊天,找到了一个蓝色头发头像的美眉,网名叫'师大恐龙',我刚来W市就听说过关于师大的事情,传说那里的女生质量很不错,而这个女生的名字叫恐龙,我想应该是美女中的极品吧。”“我操,王明啊,你知道恐龙是什么意思吗?”鸭子打断了王明的话。 
  “恐龙是远古时代的一种凶悍的肉食动物,现在应该是用来比喻很出色的人或物吧。”王明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哈哈,老子笑死了。”鸭子听到了后笑得合不了嘴。我们几个也一个个笑成了傻B.“其实我们也不能责怪王明的,毕竟他才学会上网。”文意笑完了后正色说道。 
  他的话让我想起了以前的“电话事件”。王明第一次用电脑的时候,连鼠标怎么用都不知道,他两只手拿着鼠标,像操作老式游戏机的手柄一样操作着鼠标。当时很多同学看了到后一个个都笑翻了,后来在我们几个的潜移默化中,才学会了如何用鼠标,键盘和进“我的电脑”找文件。对于上网不久的王明来说,恐龙,青蛙,大虾,菜鸟是什么意思,他一时不知道是很正常的。 
  “王明,你接着说,不要听鸭子瞎闹。”“我就加她为好友了,聊着聊着,我知道了她是W市师大的学生,我告诉她我是W大的。我们聊了几次,她提出见面,你们知道的,我连上网都才学会,怎么敢贸然的去见网友呢,不过我想了想,我是个大男人,还怕被一个小女人如何呢,于是我就去见她,后来我就经常去师大找她玩,久而久之就……”王明说完后,脸红彤彤的,像个害羞的小女孩。 
  “就这么简单。”鸭子显然觉得王明说的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了?”“王明,你是W大的呀,当然会受到师大的美眉的欢迎。你们是不知道,我们W市的高校中流传着一句话:W大的哥,师大的妹,工大的汉子到处转。意思就是说,W大的男生和师大的女生是决配。师大的美女众多,而W大男生多,于是W大的男生经常跑到师大找女朋友,师大的女生寂寞了也会来W大找男朋友。”“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不是都可以找到师大的美女做老婆吗?”鸭子听后眼睛发出青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得了吧。别听吴宇瞎吹,什么师大的妹子,我看我们W大的女生就很不错,我们还不至于要去外面找吧。先利用好自身的资源再说。”文意有点激动,拍了拍桌子。 
  他说得有些道理,W大的女生和工大的女生相比,外表方面要胜过,和师大的美女方面,内在方面要胜过。W大的女生总体来说还算不错的,综合素质不错,很有“书女”气质,只是外貌出众,内涵丰厚的诸如萧筱婧之类太少。男生嘛,找女朋友,一般都会找比自己差的,一般不会找比自己强的,W大的女生各个都很好强,而师大的女生就温柔可人多了,男生不就是喜欢温柔的女生么?正是由于这点,所以在W市众多的高校中,一致认为W大的男生和师大的女生是决配。 
  “哎呀,你们就别争了,反正王明兄弟找到了女朋友,是件好事情,大家都默默的为他俩祝福就得了。我们剩下的就赶紧努力,早日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我们几个无休止的争吵被默默无闻的展鹏制止了。 
  文意和展鹏收拾了桌上的垃圾,我坐在床上玩着今天新买的手机,瞎掰了半天,给潘磊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迎新晚会的事情基本搞定了。 
  “咦,鱼头,你搞了个手机呀,来让我看看是什么样式的。”鸭子发现了我手中的手机,跑了过来,仔细的瞧了瞧。 
  “我去打个电话。”鸭子把手机扔给我就跑到电话旁。没过一会儿,屋子就充斥着鸟语,也听不懂鸭子说了些什么,只听见他反复重复着几句话,没过几分钟,他挂了电话,跑了过来,对我说他老爸明天给他汇8000块过来,他来买电脑和手机。 
  “不会吧。你家人开学给了你那么多钱,你都用完了?”我大声说了一句,王明赶紧转头看了我一眼。 
  “嘘,鱼头,小声点,不要让别人听见了。”鸭子拍了拍我。 
  “那我们出去说吧。”我和鸭子走了出去。 
  鸭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香烟,递给了我一根,我注意到了他今天拿出的不是黄鹤楼香烟,而是红河香烟,这两种烟的价格相差很大。富有的鸭子以前都是买黄鹤楼的香烟抽,今天怎么换成了红河。难道他的钱真的都用完了。我接了他递给我的烟,点上了火,深深的吸了一口。 
  “鱼头,这到了大学,花钱真是快啊,我到这里才三个月,就花了快一万块了。”鸭子叼着烟,从口里吐出了几个字。 
  “一万块。”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情不自禁的把声音提高了许多。 
  “是啊,怎么了,老爸开学时给了我一万两千块,计划是这一学期用的,平均一个月两千块,哪知道,这学期才到了一半,我就用了一万块了,还剩下两千块,要用三个月,哪够啊。”鸭子不停的唉声叹气。 
  每个月平均两千块的生活费,真他妈的高得有些离谱,我一个月才四百块,文意,展鹏三百多。王明才可怜的两百,真他妈的见鬼,鸭子一个月的生活费比王明一年的还要多。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不就是鸭子出生好点,有个会赚钱的老爸吗?可怜的王明,出生在贫困的北方农村,一出生了就注定了要比别人穷,这种穷也许就是一辈子的穷。同样都是中国人,鸭子可以每餐吃肉,王明就只能吃上白菜。这种现象难道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么! 
  “鸭儿,哎呀,你叹什么气啊。反正你老爸会赚钱,你花了,他们再给你不就得了,何必这样呢。”“不是这样的,鱼头,我的钱都用得不该啊。每天吃饭花再多钱可以谅解,只是我的钱很多都是乱花了,黄鹤楼的香烟和这红河抽着味道的也差不多。我以前干嘛就喜欢买那么贵的。”“呵呵,抽烟是一种习惯,很多有钱人,还抽更便宜的呢。”我怕鸭子以后不买黄鹤楼的了,只有用这种理由来劝说他不是烟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