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篇小说·青春】幻灭(九)

【长篇小说·青春】幻灭(九)



作者:蓝水忧忧    转贴自:榕树下    点击数:2370


  “呵呵,美女好。”我对她说道。 
  我和她随便寒暄了几句,王明把我叫过去,悄悄的说,先去吃饭,那几位美眉还等着呢。我转头看了看其他几个女生,只有一个长相不错的,其他的都很一般,其中还有一个“霸王龙”。靠,看来师大的女生也不是个个漂亮的。 
  “什么,八个人都去吃饭!”“是啊,没办法,我和她说只要她一个人下来的,结果不知道怎么搞的,她们寝室的姐妹都下来了。”王明无奈的说道。 
  “操,那就去吧,我看看身上的钱够不够。”我数了数钱包里的钱,还有两百块。 
  “没办法,算了,看到她帮你谱曲的份上,将就点吧。”“好吧。”“美女,我们去吃饭吧。”我问了问她们。 
  “学校旁边餐厅里的菜胃口都不好,不如我们去肯德鸡吃吧。”她们中长相最好的一个女生答道。 
  “好啊好啊。”其他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应和着。 
  我拍了拍王明,骂道,“都是你他妈的干的好事,又要老子破费。”王明笑嘻嘻的说就一次不会破很多的。 
                  
  师大旁边的国贸大厦里有个肯德鸡餐厅,我们进去找了个位子,我问他们几个吃什么,王明看了看,说就吃那个套餐,既经济又实惠。那六个女生也说要吃那个,我给了王明一个眼神,他好像不明白,我身上的钱是不够买这么多套餐,他傻笑的看着我。我只好去买了六份套餐和两杯最便宜的可乐,身上只剩下了五块钱。六份套餐给了六个女生,我和王明一人一杯可乐,王明很是惊讶的看着我,用十分诧异的眼光问我他为什么没有吃的,我狠狠的踢了他一脚,他才恍然大悟,说中午吃多了,现在吃不进去了。吃了一半,王明向她女朋友提起了帮我谱曲的事情,她很爽快的答应了,问我要歌词,我把歌词递给了她,她看了看,说歌词写得太好了,很有味道,她最喜欢这样的文字了。吃完了后,她告诉我,曲子两天之内就帮我搞定,我说了声谢谢就走了,王明还要陪她逛街。 
  一边焦急的等着曲子,一边练习基本的指法,吴宇这样枯燥乏味的度过了后面的两天。两天后,王明拿着曲子给了我,我看了看,谱得比较简单,离迎新晚会举行的日子——十二月一日,只有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里,我除了每天必做的事情外,如吃饭,上课,方便和睡觉外,就是练习《玫瑰》,天天练,时时练,分分练。兄弟们每天听着我弹和唱,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他们都及时的给我指出来。我越练越好,音色越来越美,我想如果这样去弹唱的话,应该没有问题的,至少不会丢脸,至于能否得奖和出名,我一直都没想过,我一直都认为这只是萧筱婧给我的一个任务,我仅仅想把交给我的任务完成好,别的什么都没考虑。然而某些事情会悄悄的发生,效果更是不可思议。这一个星期里,萧筱婧打过三次电话来,问我节目练的如何,我不置可否的告诉她要她等着欣赏。 
  十一月三十日,也就是迎新晚会的前一天晚上。表哥来到寝室,找我谈话,问我明天是否有节目表演,我说弹唱一首歌。表哥说既然有节目参加,就一定要得奖,得了奖可以加学分,以后的毕业评定也有好处。我叹了口气,只能说尽力而为。 
  我一直觉得,我读大学,要是没有表哥这个舵手,结果会不会是另一种样子,是碌碌无为,还是收获满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表哥倒底是朱还是墨,我不好评定,但他是我的引路人,引领着我看大学,读大学,了解大学。其实用对与错来评价他是不公平的,因为他并没有要求我具体的做些什么,只是告诉了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其他的都是我自己去做。好比他给了我一个谜语,谜底是我自己去解开的。 
                  
  十二月一日的晚上七点,W大计科院和文学院联办的迎新晚会在学校大礼堂隆重的举行。这次晚会的主题叫做珍惜自己,珍惜世界。两院院长首先致词,说了一些诸如欢迎同学们来到W大读书之类的废话后,节目开始了。晚会有两个主持人,男的是计科院的新生,女的是文学院的新生。男的完全就不会主持,站在台上像个傻B,只会对着台下的观众傻笑,一点也不会调动大家的热情,女的还算行,不过和那个“她”,就是外语学院的迎新晚会上的主持人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刚开始的几个节目是外面的专业人士表演的,只有一个民族舞还行,别的都是滥竽充数。过了将近两个小时,主持人通知我到我上台表演节目了,我有些紧张,毕竟好多年没有“登台”演出了,而且像这样的大型晚会,我还是第一次参加,我的脚都麻木了没有自觉了,身不由己的走到了前台,往台下一看,好多双眼睛瞪着我,第一排有个熟悉的身影,是萧筱婧,她对我眨了眨眼睛,给我一个胜利似的微笑。我心里默念着上帝保佑,眼睛半闭着,摇头晃脑的弹唱完了《玫瑰》,鞠了一躬,抬头一看,台下的人都在鼓掌,热烈的掌声震耳欲聋,我知道这首歌弹得不算差,满心欢喜的说了声谢谢,萧筱婧给我一个代表胜利的V.我没有看后面的节目,我对那些都不感兴趣,我只感兴趣萧筱婧对我这首歌的评价。我和她两个人坐在邀月湖边的草坪上,这是我们经常来的一个地方,我喜欢坐在草坪,看着静静的湖面和湖上的明月。我们两个沉默了一会儿,各自都没有主动跟对方说话。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总是在心里想好了要说的话题,再开口说。过了许久,她问我为什么不弹唱她给我的那三首歌,她说话声音有点模糊,有点梗塞。我看了看她深邃的双眼,里面有我不知道的东西。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我是不能对她说文意所说的那些话,尽管我认为那些话很有道理,但是我不希望那些道理发生在我身上,更何况我现在面对着她,即使真的是悲剧,我想也不能当悲剧直面我们。或许她早就知道了大学恋情的特点,或许她只是想试探一下我,或许……我对视着她,和她的眼光交织在一起,是一种融合还是一种较量。她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楚楚动人的样子,使我有一种冲动想去把她抱在怀里。我挪了挪身位,离她更近了。天上的明月闪闪的发光,湖边的情侣们一对对的享受这柔和的月色。我和她呢,看似一对情侣,其实只是,只是,我不知道她和我是什么关系,同学还是朋友,或者什么都不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关系,一种很微妙的关系。 
  “小宇,你今天的表演很出色,真的,你会出名的。”她首先打破了沉寂。 
  “一般吧,我没有想别的,只想尽量把你交给我的人物完成好就够了。”“呵呵,那怎么是叫做任务呀。”她笑了笑。 
  “对于我来说是的。对了,我没有弹你所说的那三首歌,你是不是感到很失望?”“没有。”她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我那三首歌各自都有些缺憾,我指得不是歌曲本身的缺憾,而是歌曲以外带给我们的缺憾。”她平静地叙说着,话中有话,话中的意思和文意所说的观点相类似。奇怪的人,奇怪的话,我总觉得他们两个是“串通”好了的,很多事情,很多话,他们都会想到一起去,都会有一致的观点和看法。 
  温馨的环境,迷人的她,我在这安逸的时空里迷失了自己,不会思考,只想上去抱着她,和她一起取暖,一起看邀月湖和上弦月。就现在表白吧,反正她对我也是有好感的。我在心里问了问自己,不想错过今天这个大好的机会。我清了清嗓子,像用最美妙的声音说出那三个字。她好像明白此时我心里想着什么,既没有期待,也没有抗拒,而是自然而然的等待即将发生的一切。 
  突然天上飘来了一朵朵乌云,闪闪的繁星一下子都消失了。一阵阵轰隆隆的雷声吓得很多女生尖叫起来,看来马上就要下一场大雨。“真不巧,这深秋时节还会有这么大声响的雷声。”小婧对我吐了吐舌头。“我送你回去吧,马上要下雨了。”我无奈的说道。 
  在我看着她安全的走进了女生宿舍后,顿时就下起倾盆大雨,校园的小路上的人都像鸭子一样飞奔了起来。真他妈的奇怪啊,刚才还那么好的天象,现在就下这么大的雨,天有不测风云原来就是这样的,我笑了笑,转身走了。地上的雨点滴滴答答的唱着歌,我没有感受到雨水已经淋湿了我的头发,雨水已经透过了我的衣服,直达我的肉体。我面带微笑的走着,旁边有无数诧异的眼光盯着我,他们肯定在说“这个傻B,是不是脑子里灌水了。”回到寝室里,兄弟几个看到我全身湿透的样子,都问我为什么不找个地方避雨。我坐在椅子上,找鸭子要了根烟,点上了火,开始吞云吐雾。头上的水一滴一滴的直往地上落,椅子上,地上都是水,他们大骂我,衣服都湿透了,换都不换,就开始抽烟,王明关心的问我是不是受到了什么打击。节目没有演好,还是?你们就不要瞎猜了,吴宇也许只是想淋淋雨吧,W市好久都没有下这么大的雨了,文意替我解了围。呵呵,看来今天实在不是个好日子,机会还不够成熟。我不明不白的说了一句,拿起衣服去了卫生间。鱼头是不是有神经病,鸭子骂了我一句。 
  下了整整一晚上的大雨,宿舍前积满了雨水,文意说不好走去出,就不去上课了,反正也是无聊的高数课,我从被子里伸出手,感到一阵阵凉意,昨晚的一场大雨,已经把冬天送来了。展鹏一个人拿着课本去上课,文意在电脑上坐了下来,我打了个呵欠继续睡觉,其他两个懒猪也还在梦乡里。 
  睡了一上午,饭也没吃。阳光总在风雨后,下午太阳就出来了,黄昏时的夕阳很美,很迷人,我想到了一句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短暂的美丽固然好,但人们却孜孜不倦的追求永恒,生命的永恒,爱情的永恒。穿好衣服,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去外面吃点东西。路过昨天举行晚会的大礼堂,冷清清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来昨天在这里举行了一场盛会。一些灯光音响等设施还在,人却没有几个,真是物似人非,昨天我还在上面弹过吉他呢,我想了想昨天上台时的扃样,好紧张,现在看来没什么,不值得一提。人呀,总是为了某些一些不必要的事情而紧张,过了一段时候后,再回首看看想想,就会笑自己当时是多么的傻。喂。后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很好听的天籁之声。我回头一看,一张笑脸在不远出看着我。还记得我么,她笑着问道。我抓了抓头皮,想了想她是谁。你是鼎鼎大名的吴宇吗?她平静的说出了我的名字。她怎么我的名字,我仔细的看了看。莫非是那个“她”,声音很样子都很像,只是晚会完了,她应该不在学校了,她怎么会记得我。 
  “记得你,但是不认识你。”我给了她一个微笑。 
  “呵呵,你这人真幽默,记得和认识有区别吗?”她嘻嘻笑得的样子好可爱,很像萧筱婧。 
  “嗯,当然有区别,记得是说我见过你,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关系,认识是说我们之间有了关系。”“呵呵,那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没有关系,两个陌生人而已。”我冷冷的说道,一改平时和美眉说话的风格。 
  “呵呵。”她一直都在笑。“我是那次外语学院迎新晚会的主持人,你应该认识我吧,你那天的样子很狼狈哦。”“那又如何。”我半闭着眼,冷冷的问道。 
  “你好不热情,对女生怎么能这样冷漠呢,我昨天看了你的节目的,很好,我们寝室的姐妹都很崇拜你啊!”她竟然是W大的学生!我心里一惊,“你是大几的?”我的语气稍微温柔了点。 
  “Flashmen,你是新生吧。”她从口里吐出了一个外语单词。 
  “靠。不要对我丢英语。”她瞪了我一眼。“呵呵,不介意我说脏字吧。”我对她笑了笑。 
  “不介意,现在的男生都是这样的。”她特别强调了个“都”字。 
  “呵呵,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单词是什么意思啊?”“不会吧,连那个都不知道,你是怎么考到W大来的?”她给我一个白眼。 
  我是怎么考到W大来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高考的分数不算高,没有达到W大的录取分数线,而且我的英语是考得最差的,还没有及格。“对不起,我该走了。”我一想到自己高考这件事,心里就很不舒服,不想再和她谈论这事情。 
  “是新生的意思啦。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寝室电话吗?”她看到我有些不高兴,不再逼问我。 
  “我没有笔和纸,怎么告诉?”“你说吧,我记在手机里。”她拿出了手机,靠,竟然和我是一个牌子的。“以后给你打电话。”她说了一句后就走了。 
  在食堂吃完饭,路过学生会的办公室,几个学长招呼我,说找了我半天,要我进去开会。里面的男男女女松散的样子,不像是马上要开始,而是马上开Party.过了一会儿,表哥来了,“会议”开始了,主题是总结这次迎新晚会的。表哥和其他的干事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后,提到了我,说我是如何能干,如何出色,这次找的赞助商是做安全套的企业,人们忌讳的东西,但是效果却出奇的好,无论是学校领导还是学生都对这次晚会感到非常满意,这一切的首要功臣就是吴宇。吴宇还出色的表演了一个节目,给这次的晚会锦上添花。表哥说着,其他的人就跟着起哄,他说一,他们就跟着是一,我在一旁偷偷的乐着,当然还是装着很谦虚的样子。后来他们也提到了一些不好的方面,要求大家以后在这方面多努力,多改进。学生会这样的总结会我还是第一次参加,无论是“领导”,还是“员工”,大家表现的都很“专业”,和社会上的一些组织结构的会议差不多,但也改不了老套的毛病,千篇一律,都是“上级”说出话题,“下级”来应和,大多数人都只敢好的说,真话却没有多少人说。我跟着“大方向”点头,没有发表一句言论,尽管这次我“立功”了,但我在学生会还是个新兵,我不想树大招风,还是夹着尾巴做人为好。会议完了,表哥告诉我这次对我有奖励的,我问是什么奖励,他说暂时还没有物质上的奖励,但可以加两个学分,我叹了口气,真没劲,学分又不能当饭吃,还是物质来得实在。表哥笑了笑,说W大的一个学分值五十块,两个学分相当与一百块,如果仅仅因为差这两个学分而拿不到学位,那么这两个学分就不是仅仅可以用一百块来衡量其价值的。吴宇傻傻的看着表哥,没有再说什么,他心里想也许是有物质奖励的,但是被别人“黑”了,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别人盗去了。 
  走在路上,想起来了一件事还没有落实,潘磊答应我说赞助的事情搞定了会给我回扣的,自从那天告诉他事情基本搞定后,这么多天一直都没和他联系,不知道他还是否记得这件事情。一回到寝室,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这次晚会已经圆满的闭幕了,一切都很好,他支支吾吾的应和着,完全没有提起回扣的事情。他妈的,他要办的事情搞定了,就把我忘记了,过了河就拆桥。我口气生硬的对他提起了这事情,他哎唷了一声,很是抱歉的说道都忙糊涂了,这件事情他一直都记在,现在忙别的事情,以后再解决这事情。话筒一阵盲音,他匆匆的就把电话挂了。 
  他妈的都是什么东西。我狠狠的把电话挂了。鸭子吓了一跳,问我最近怎么大火,又是谁惹了我们的大名人。他妈的,怎么都知道我出名了。我把鸭子抓了过来,问他谁说我是大名人。吴宇呀,你是不知道,你昨天晚上的演出太出色了,只要是看了现场晚会的人,大部分都记得你了,那些没有看过的,听那些看了的人一说,也记得你了,你的那首《玫瑰》,今天我都听到有人在唱呢。王明这次又跟着鸭子起哄。人出了明就是不一样啊,今天我去班上上课,很多同学都在议论着你。展鹏接着说道。看来我是真的出名了,只是这“名”来的有些莫名其妙,有些突然。我想起来了萧筱婧说的话,她昨天就说过我要出名的,她总是这么先知先觉,总想到别人前面。 
  “出名了是好事,很多人都想尽办法出名,你却这么轻易的出名,不简单啊。”文意最后总结了一句。 
  “就是就是,老大,出名了不要忘记我啊,我和那个文学院的兄弟出去玩玩,明天早上再回。”鸭子“梳妆打扮”了一下,油头粉面的模样让我耳目一新。 
  “鸭儿,你还是找个固定的女朋友吧,总这样玩也不是个办法。”今天那个“她”不是主动找过我的吗,看来她对我的印象还不错,我现在不能说她对我有好感,因为我实在无法理解女人的情感是个啥玩意,有时候热情的像火,有时候又冷漠的像冰,冰与火的边缘,女人也许就处在这样的边缘,一时冰,一时火,永远让男人琢磨不透,又永远让男人想征服。 
  “唉,哪有那么好找,我认识的人不多,认识的又看不上,看上的又不认识。”鸭子停下了脚步,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什么不好找,你根本就没去找,你没找,怎么知道看不上别人,告诉你,女生最重要的不是外表,而是内涵。”“切,你他妈的放屁,内涵虽然重要,但是没有漂亮的外表,你会去接近她吗,会去发现她的内涵吗?”鸭子激动地说道。“就比如,你那个叫萧筱婧的学姐,她外表漂亮,内在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可能也不知道吧,要是她不漂亮,你会去接近她,去了解她吗?”鸭子这一说还真有道理,虽然观点有些偏激和片面,但是句句话都有些道理。我和萧筱婧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从第一次在食堂看见她到现在才三个多月,用三个月的了解一个人是完全不可能的,但起码她的外表征服了我,使我有了力量去了解她的内心,去彻底的征服她。如果把她换成一个恐龙,我想我是没有这个耐心的。 
  “鸭儿,你说得是有些道理。”“等等,我接一个短信。”鸭子的手机响了,“爱情的事情真的是很微妙的,我看上的人,别人却看不上我,或者已经名花有主了,别人又催了我,我要走了,明天回来再继续吧。”鸭子急急忙忙的调头走出了门。 
  鸭子已经是看上了那个“她”吧,那天看晚会的时候,鸭子的目光从没有离开过她,一直都默默的看着她,无数次对我和王明赞赏她。她漂亮的外貌,只用了一次就征服了鸭子的眼睛。女人的容颜真是个杀伤力大的武器,可以轻易的俘获男人的眼睛。我想鸭子应该是对她一见钟情吧,就像我第一看见萧筱婧的情形一样。 
  大学的校园里,每天都会发生这样那样的爱情故事,大多数都是速食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男生们看见了漂亮美眉,就一见钟情,女生看见了大款帅哥,就日久生情,你来我往。每天食堂里,草坪上,邀月湖旁,都是一对对神深情款款的男男女女。凌晨一两点,走在校园小道上,黑暗的树林中,看不见任何东西,倒可以听见喃喃的私语和轻轻的呼吸声。有时候,我想给这些情深深的男女们一些警告,后来自己仔细一想,别人是纯洁的关系,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再说现在这个时代是支持自由恋爱的。 
  进入初冬的W市比往年要异常的冷,八栋505寝室的“五虎上将”们,除了展鹏一个人是好好学习了几个月外,别的人什么都没学,倒是每天都去教室上课,不是上课睡觉,就是等老师点过名后就悄悄的从后门溜走。鸭子忘记了以前和吴宇说的话,用钱还是大手大脚,还是每个星期去几次红灯区。王明和他师大的女朋友不蕴不火的交往着,她们的爱情虽没有惊天地,泣鬼神,但是稳稳升温。吴宇不能够完全的放开自己,每天无所事事的活着,喜欢萧筱婧,想去对她表白,但是又怕被拒绝,丢面子,毕竟他现在是W大的“名人”了。班上的仅有的几个女生,现在都对吴宇刮目相看,每天嚷着要他唱《玫瑰》给她们听,但吴宇心里明白,成为“名人”实属意外,这成名还要感谢萧筱婧,要不是她叫给了吴宇唱歌的任务,吴宇现在肯定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寒冷,来自南方的鸭子每天都会对W市的气候大骂一番,衣服是买了又买,家里的钱也是寄了又寄,不过这钱大部分被鸭子挥霍了,用少量的钱去学校旁边的二手市场买二手获,多余的钱要么是吃喝了,要么就是去娱乐场所用了。我很久都没有遇见萧筱婧,电话也没给她打多少,有时候对着话筒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个“她”隔三两天就给我打一次电话,每天几个短信,我知道了她叫梁婷,总感觉到了她对我有意思。一个女孩子每天这样的主动联系一个男孩子,除了她对他有点意思外,还有可能我有值得她利用的价值,我有什么利用价值呢,我一不是大款的儿子,二不是高干的子弟,三不是学习好的王子,可能她是确实喜欢上了我。萧筱婧和梁婷,我一直都在比较她们,两个人对于我来说都是个迷,我始终无法进入她们的内心,去了解她们最真实的情感,唯一可以比较的是她们的外表,但她们在这方面又都很出色,没有可比性,就好比如果萧筱婧是西施,那么梁婷就是王昭君。两位美人带给我的东西却是一样的:无奈的回忆和悲痛的现实。很大的程度上,我是个活在回忆中的人,无奈的回忆中有欢乐,也有悲伤,欢乐总是那么短暂,悲伤却像一条千年的毒蛇,始终缠着我不放。 
                  
  大学刚开始的飞扬跋扈,狂妄的放纵了几个月后,大学的神秘面纱一点点被我们揭开,似乎神秘的东西一旦被揭开面纱后,就太平常不过了。十二月,一个寒冷的月份,肉体被厚厚的衣服包裹得严严的,每天早上的课基本上没有去什么,展鹏每天都去,帮没去的兄弟应个到。我总喜欢为不去上课找个借口,天气冷了,不想去,外面下雨,也不想去,晚上没睡好,还是不想去,很多任课老师的名字我都叫不出来,遇见了老师,知道他是教什么的,但叫不出来名字,只能望着老师傻傻的笑了笑。大学里的老师和高中的完全是两个样,我还记得高中时候的班主任说过一句话,只有做班主任的老师才是真正的老师,那个时候很是认可这点,因为高中的班主任就像我们的爹娘一样,每天围着我们转,帮我们把一切都料理好,只等我们去做。现在看大学里的老师,和高中老师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们的大学班主任是为青年老师,才刚刚大学毕业,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当我们的班主任,因为他没有为我们做任何事情,做得最多的就是告诉我们一些通知,还是做个宣传员为好,以前的一个同学这样形容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