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十)

【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十)



作者:蓝水忧忧    转贴自:榕树下    点击数:2484


  满园的红花绿叶渐渐少了,冬天到了,校园里的植物都开始了冬眠,唯一不冬眠的梅花却迟迟不肯怒放,梅园里总有很多去观赏梅花的同学,但每次都扫兴而归。十二月,有一个学子们很重视的节日——圣诞节,圣诞节现在被大学生看作了第二情人节,这天里有了暗恋对象的男生都会去表白,有的高兴的抱得美人归,有的沮丧的去醉生梦死。王明早已想好了那天怎么和他师大的女朋友过节日,每天跟我们说着他的计划,平安夜里先去肯德鸡里吃情侣套餐,再去江滩上吹风,最后在教堂里做祈祷。大家都惊叹王明的变化,经过几个月的大学生活后,他从一个连电话都不会用的山村傻冒,到现在成了一个过西洋节的时尚青年。浪漫的计划,温馨的平安夜。文意对王明的计划这样总结道。王明叹了叹气,我们知道了他的难言之隐,他口袋里没有Money,他像个饥饿了好多天的小狗一样,用那可怜的目光看着我们。 
  “呵呵,兄弟们也知道我经济上有难处,这次还望大家支援我一点钱,我好挺过去。”王明笑嘻嘻的说道,眼睛紧紧的盯着鸭子。 
  鸭子不做声,装作没有听见他的话。现在他自己的钱也不多,不知道还能不能熬到放假。 
  “鸭子呀,你借俺两百块钱,好不?”“……”鸭子还是沉默着,没有开口。 
  “这次的事情是重要啊,借给我,我下学期一起还给你。”王明用近乎祈求的口气说道。 
  “你他妈的这么穷,还找女朋友,不是自找苦吃吗。”鸭子吼了吼王明,说实话,寝室里对王明最好的就数鸭子了,以前王明没有找女朋友的时候,鸭子总和他一起玩,吃喝玩乐的钱都是鸭子一个人付,从没有要王明付一分,后来鸭子找到了女朋友,有时候手头紧,找我们借钱,只要他对鸭子开口,鸭子二话不说就借给他。王明把失望的脸转向了我,用他那可怜的目光看着我,我赶紧把头转向了窗口。 
  “王明,我们出去说。”文意把王明叫了出去。 
  “雅致啊,你也不能这样直接的说王明。”展鹏拍了拍鸭子。 
  “他妈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自己都没钱吃饭,还去找女朋友,那不是作孽吗?”鸭子激动地吼了吼。“你们说,我以前哪次没有借钱给他,今天不是我不想借,我自己都没有什么余钱了,还有一点要熬到放假。”“这也不能怪他吧,现在都是男生贴女生的,没办法,你要是找到了女朋友,还不是要贴她,你就不要这样直接的打击王明了,每个人都是有自尊的。”“鱼头,你说得倒好,那你怎么不借给他呢。”鸭子冷冷的问道。 
  “我……我……”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确实很少借钱给王明,有时候借点小钱给他,而且过了几天都要他还。有时候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真想去帮他,可是自己的口袋也是瘪瘪的,有心无力。 
  “是吧,你自己也感到惭愧吧。”鸭子狂敖的笑了笑,“见他妈的鬼去,我出去玩,晚上不回来睡觉了,明天见。”过了一会儿,文意进来了,没看见王明。我赶紧上去问文意刚才发生了什么,文意说他把钱借给了王明,我很是奇怪,文意最近手头也很紧,哪拿的钱借给王明呢,文意告诉我他才来了一笔稿费,所以有点余钱可以借给王明。 
                  
  平安夜临近,很多人都盘算着该如何过这个西洋节,王明是定了下来和他女朋友一起过,寝室里其他的几个兄弟都没有安排好,展鹏本来想搞学习的,但是看到大家都要过节,就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系里和班上在平安夜都有圣诞晚会,班长来问我是否参加,我冷冷的给了他一个NO.趁这个机会,约小婧出来玩吧,好久都没有和她在一起玩了。平安夜的前一个星期,我打电话给小婧,问她平安夜那天是否有空,她说文学院要举行圣诞晚会,没空。说完这后就把电话给挂了,多一个字也没说,而且语气十分的冷,和平时的她完全不一样。他妈的,女生真是搞不懂,一下子高兴,一下子不高兴,是不是谁惹她不高兴了,态度怎么这么差。我满脸沮丧的告诉兄弟们,平安夜大家一起去喝酒,喝醉了好睡觉。文意问我怎么不趁这个机会约萧筱婧出来玩,我把刚才的电话内容告诉了他。他笑了笑,说女人有时候是这样的,属于正常情况,不必介意。 
                  
  十二月二十五日的圣诞节一天一天的临近,W大的校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圣诞老人的图案,超市里挂了许多圣诞老人戴的小红帽,玻璃上,橱柜上挂有圣诞节的彩带。二十一日晚上,兄弟们几个商量好,平安夜那晚先去园林餐厅喝酒,喝完了再去江滩吹风“解酒”。这几天大家都没心思做其他的事情,总想着平安夜那晚该如何吃,如何玩。二十四日的中午,我收到了梁婷的一个短信,她问我今天晚上如何安排,我懒得理她,不想让她来破坏今晚我们男人之间的聚会。她看到我没有回她的短信,又接连发来了几个短信。晚上七点,这层楼的同学们都大声叫喊着,大声唱着流行歌曲。展鹏要我先去跟管理员大叔请个假,我拿了一盒烟,一脸微笑的去找他,首先把烟递给了他,告诉他今晚寝室兄弟几个要出去玩一下,可能晚上不回来了。他接过了烟,赶紧放进了口袋里,然后一脸正经的告诉我,晚上彻夜不归是要受到处分的。我好声好气的说今晚是过节嘛,要他通融一下,他哼都没哼一声,说要拿系里的请假条才能通融。没办法,我只好回到寝室,骗大家说今天晚上可以尽情的玩,请假的事情已经搞定了,如果不骗他们的话,展鹏是肯定不会去的,他难得和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如果大叔要记过的话,那么就都记在我身上。临走前,电话响了,鸭子接的,说是一个美眉的声音,找我。我眼睛一亮,以为是萧筱婧,哪知道一听声音,是梁婷,她质问我为什么不回她的短信,“限你三十分钟来梅园,不来后果自负。”她说完了这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你们先去园林餐厅,我过一个小时就来。”“怎么了,吴宇,没什么事吧,要是有事,你可以不去的。”展鹏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什么,你们先去,我马上就来。”我急急忙忙的出了门,梁婷刚才的电话太突然,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是威胁,一点余地都不留给我。莫非她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可是我能够帮上她什么。很快到了梅园,她站在一个石凳旁边,穿着一套很艳丽的衣服,一点不像大学生,倒像个外面的风尘女郎。大名人,你终于来了,看见我,就是一句恭维的话。 
  “有什么事情吗,我还要赶着和兄弟们去喝酒呢。”“非要有事情才能找你吗,你什么强盗逻辑。”她发嗲的说着。 
  “我的大小姐,你有事就快点说,没有的话,那我就走了。”我没有时间和她在这里无聊,兄弟们肯定都在等着我。 
  “没什么事情,只是想借这天这个机会,和你一起玩玩,喂,你明知道今天是平安夜,还穿着这么老土。”她指了指我穿的衣服。 
  “呵呵,没办法,我是穷人,没钱买衣服。”我笑了笑。“你今天穿着很美。”光彩照人的她站在我面前,十分养眼,我没有那么急切的想走了。 
  “谢谢,我们的大名人这样说,那看来我还有点姿色。”她自嘲的说道,其实她不仅仅是有点姿色,她的姿色在我看来已经算是很出色了,在我们这个年龄,我很少看到像她这样的成熟女生,不仅仅是外表的成熟,还有从内在散发出来的迷人气质。就算是萧筱婧,在气质方面也很难胜过她,她们的外表一个偏重于时尚,一个偏重于自然。 
  “别这样说嘛,我哪是什么大名人,那首《玫瑰》能够成功真的很意外。”“谦虚是一种美德,但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了哦。”她笑了笑,露出了两个迷人的酒窝。 
  “呵呵,你真会说话。”我手机突然响了,“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吴宇,圣诞节快乐啊。”那边传来了一声祝贺,是潘磊的声音,好久都没联系了,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又有什么好事,上次的事情他都还没兑现。 
  “呵呵,一样一样。”“现在有时间吧,一起出来玩,顺便把那件事情解决了。”“现在?”“是啊,没事的话就来。来520酒店,我等你。”他说完后就把电话挂了。 
  是去还是不去呢,那件事情一直都没有兑现,我付出了努力总是要得到回报的,没有回报的事情我可不做,要是去了,今天就不能和寝室的兄弟一起喝酒。 
  “怎么了,大名人。”“记住,我叫吴宇,以后不要叫我大名人了。”我有点生气的说道。 
  “嗯,吴宇,你怎么了,接了一个电话后,心情好像就不好了。”她小声的问着我。 
  “没什么,一个朋友要我去酒店玩,现在正在考虑是不是要去。”“去啊,怎么不去呢,我想和你一起去,行吗?”“你怎么没有一点矜持,这么主动。”“呵呵,要矜持干什么,那个又不能当饭吃,当衣服穿。”她嘻嘻的笑道。 
  梁婷给我的感觉她一直就是个快乐无忧的天使,一个从天堂来的天使,她身上只有快乐,没有忧伤。她带给我的是她的快乐,带走的是我的忧伤。快乐完了,忧伤尽了,她也走了,也许她是不该来到人间的,她本来就是属于天堂的。 
  “好吧,我们去520酒店玩。”我大胆的牵着她的手,离开了梅园。 
                  
  520酒店在W市不算有名气的酒店,但是它的名字起得好,520的谐音是“我爱你”,于是很多处在热恋中的青年男女都热衷去这家酒店。潘磊在酒店里订了一个包房,包房里坐着他和一个女孩子,是上次见过的那个女孩,今天打扮的很漂亮。潘磊一见到我,就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我面色冷淡的迎着他。他看了看身边的梁婷,直夸她漂亮,说吴宇小子有福气,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梁婷听到后没有反驳什么,而是笑了笑,我也跟着笑了笑。我们四个人在包间里吃着饭,唱着歌,梁婷告诉潘磊他们两个,说我在学校弹唱的一首《玫瑰》,非常成功,不知道俘获了多少美眉的芳心呢。潘磊的女朋友嚷着要我现在就唱一首给他们听。我说没吉他,不好唱。潘磊立即打了个电话,要别人马上送一个吉他过来,要我给他一个面子,唱给他女朋友听。没办法,我只好答应等吉他过来就唱给他们听。梁婷和他女朋友坐在一起亲热的交谈着,潘磊告诉我,他女朋友是师大艺术学院的院花,他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追到的。我呵呵的笑了笑,心里想着潘磊他妈的只记得和我说女人的事情,那个回扣的事情还没有兑现。过了一会儿,进来了个小男生,提着一个箱子,潘磊拿了过来,拆开给我看,是一把崭新的吉他,红木的,非常漂亮,潘磊把东西交给了我,说这是今天的节日礼物,要我用这弹出美妙的音符。我高兴的接过了吉他,他又从西服里的口袋拿出了一个红包,也交给了我,说这是我应得的,并期待着以后的合作。我笑了笑,把红包放进了口袋,做了一下准备后就弹唱《玫瑰》,还没完,潘磊的女朋友就欢呼起来,说太美了,无论是旋律还是歌词都很美,当然我演唱的也很美。梁婷笑着说道,就是吴宇这首《玫瑰》深深的打动了她,让她感动了好久。他女朋友惊呼着说道,要是换了她自己,也会如此的,她还夸张的说,要梁婷好好的看紧我,免得被别人抢走了。我和潘磊两人听了会心的笑了笑,女人总是忠于爱情,无论什么时候,她们的世界里最重要的就是爱情。 
  痛痛快快的玩了几个小时,我都把今天晚上和兄弟们一起喝酒的事情给忘记了,鸭子发了几个短信给我,我没有来得及看,一看时间都十一点了,也该走了,和潘磊小两口子说了声拜拜后,带着梁婷离开了520酒店。 
  坐在回学校的车上,梁婷问我她今天的表现如何。我一听差点晕倒,她肯定是以为我告诉了潘磊她是我的女朋友,这次出来玩是带着老婆出来玩的,怪不得刚才她那么极力的表现自己和我的关系。我没有回答她,我给鸭子发了个短信,问他们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鸭子很快就回了,说他们在江滩边,要我赶快去找他们。我下了车,要司机把梁婷送回W大,梁婷问我又有什么急事,这么晚了让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去是不安全的,我想想也是,只好又上了车,要司机快点开。鸭子口气那么急,他们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和别人打架了,还是别的?车子飞快的开着,梁婷翘着小嘴巴,一句话也没说。很快就到了W大的门口,我付了钱,把吉他交给了梁婷,语气温柔的对她说,要她自己回寝室,吉他先替我保管着,我有时间去拿。哼,不地道。她丢了一句话,气呼呼的走进了校门。我赶紧进了车,去江滩。 
  今夜的江滩上有很多人在吹风,大多数都是成群成对的情侣,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我看到了鸭子的身影。跑了过去,竟然看见了王明,他怎么也在,他不是和他女朋友一起去玩的吗,按照王明的计划,他们现在应该是在教堂才对,怎么他一个人跑到江滩来吹风了。文意也在旁边,没有看见展鹏,鸭子告诉我展鹏先回寝室睡觉了,以免晚上小偷光顾我们寝室。王明闷闷不乐的坐在地上,一句话也没说。我上去拍了拍他,问他是不是和老婆闹矛盾了。 
  “他奶奶的,钱就那么重要吗,没钱他妈的就不是人吗。”王明抽泣了一下,马上要哭似的。 
  “怎么啦,兄弟,谁惹你了,有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所以,钱这个东西嘛,当然是多多益善啦。”鸭子昏头昏脑的说道。 
  “别胡闹,王明,别听鸭子瞎说,他今天喝多了。”文意把酒气熏天的鸭子拉倒了一旁。 
  “怎么了,文意不是借给了你两百块吗,不够吗。”“钱哪有够的,你有了一千,就想要一万,十万,是没尽头的。”“呵呵,你这话有道理,你都这样说了,就知足常乐吧。”“我和她今天吃完肯德鸡后,我只剩下了五十块,我知道钱不多,就说赶紧去教堂,以免晚了人多,没地方,她说时间还早,要去逛街,没办法,我只好陪着她。她在金华路的一个门面里看重了一条真丝围巾,她戴在脖子上试了试,效果非常好,我一看标价,差点把我吓晕,要288元。她说想买,我只帮她付100块就够了,其余的她自己付。当时我真是好难堪,我编了N多理由,说这围巾她带着不好看。他妈的店里的服务员也是不懂事,明知道我是开脱,他们还一个劲的恭维这围巾如何好,戴在她脖子上有多么漂亮。”“后来如何,你老婆怎么了?”“她生气的走了,丢下了一句话,说要我买了围巾才能去见她。”“女人都是这样的,没办法,你习惯了就好了。”“没钱习惯。”王明无奈的吐出了这四个字。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红包,数了数,有十张一百的,抽出了两张,递给了王明,这次迎新晚会我能够出彩,也多亏了他女朋友帮我谱的曲子,这两百块就算是答谢她的吧。 
  “这个我不能要,我以前向你借的钱都没有还,这次还怎么能够要你的钱呢。”王明推了推我递钱的手。 
  “一点心意,兄弟五个,你是最先找到女朋友的,就算是大家给你的一点活动经费吧。”“呵呵,怎么叫活动经费。”王明笑着把钱收下了。“谢谢老大。”“都是兄弟,不用谢,怎么样,心里舒服了点吗,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四个人杀回寝室,宿舍的大门已经锁上了,我们叫醒了睡梦中的大叔,他很不高兴的训斥了我们一番才把门打开放我们进去。一到寝室,那几个今天喝多了的兄弟倒在床上就呼噜直打。文意倒很清醒的,他说今晚他只喝了五瓶,没有一点醉意,只是刚喝完的时候头有点晕,到江滩上吹一下风就好多了。 
  “我们现在去楼顶再吹吹风,如何?”很久没有和文意好好聊聊了,今晚我心情不错,适合聊天。 
  “好啊,这次要把烟带足。”他笑了笑。 
  “没问题。”我把抽屉里的两盒红河香烟都拿了出来。 
  记得上次我和文意也是晚上这个时间,一起去楼顶聊天,那个时候的气温比较暖和,我们两人是穿着夏装,吹着微风。今晚的气温很低,到了楼顶,一阵寒风吹过来,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呵呵,太冷了,我们还是下去吧,免得感冒了。”“不要紧,吴宇,小坐一会儿没事的。”他拿出了一包烟,看样子是大中华的。“来,吴宇,抽根烟就可以御寒了。”“大文豪呀,你又来了稿费了。”“呵呵,没呢,这烟是一个朋友给的,我可没有钱买这么好的烟。”“原来如此。”“对了,你今天跑到哪里玩了?”“没玩什么,到一个初中老同学那里小聚了一会儿。”“呵呵,你一个人去的?”“没,我和一个女生一起去老同学那里玩了一下。”我很平静的说道,但说出了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我不应该对文意说我今天和女孩子一起去玩了,这样他会觉得我重色轻友。 
  “和谁?萧筱婧么?”“不是,你不认识的一个女孩子。”“吴宇,你怎么这样呢,你不要脚踏两条船。”文意有些愤怒的说道,把我吓了一惊。 
  “你什么意思,你这么在意萧筱婧,我约过她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今天不出来,碰巧另外一个女生要和我一起出去玩,就这样去了,什么脚踏两条船。”“你们很有缘,我希望你要好好珍惜你们之间的缘分。”“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总是喜欢说些不明不白的话,故装高深?”我冷冷的讽刺道。 
  “不早了,我们还回去睡觉吧。”文意拍了拍屁股上的灰,调头走了。 
                  
                  
  圣诞节的狂欢过后,元旦马上就要来,似乎节日越来越多,钱就越来越少,大学里的学子最向往的是节日,最讨厌的也是节日,一到节日,大家都可以找个正当的理由和情人或者兄弟出去玩耍,但这个时候也是用钱最厉害的时候,往往一个节日下来,一天用了一个月的生活费。元旦大家都说不要在集体出去玩了,要玩的就自己出去。老师通知我们一月十日左右就要举行期末开始,离现在不到一个月了,平时没有学的,现在学还来得及,要是现在还不学,小心期末考试挂课,W大的价格是一个学分五十块,一次考试挂课超过三门要另外交一千块,超过六门就勒令退学,听学长们说,W大每年都有不少的学生因为挂课而被勒令退学。展鹏劝我们这个月就不要玩了,安心的看看书,把考试应付过去再玩也不迟。 
  这些天寝室的五虎门都老老实实的去上课,也没人提前溜了,就算是打瞌睡,也硬坐在冰冷的板凳上听老师们讲课,老师讲的东西和课本上的内容似乎总是一摸一样,用一个同学的话来形容,就是两个操作:Ctrl+C和Ctrl+V.当时大家都十分佩服说这话的家伙,都说他是活学活用,举一反三。大一的课程全部都是公共课,没有什么专业课。每天不是高数,就是英语,回到寝室也是搞英语,英语差不多成了我们的必须必修的课。为什么这样说呢,必修的课,我们可以去听,但是什么都没听进去,也什么都不会,还是修过了,而英语就不一样了,它逼着我们必须去修,因为英语如果不行,不能通过国家四级考试,那么我们就没有本科学士学位,花了这么大的本钱,连个学位都没有得到,那怎么有脸回去见江东父老。按照国家的规定,大一的新生是不能去考四级的,而W大每年都会自己举行一个四级考试,无论是新生还是老生都可以参加,连社会青年都可以参加。这次寝室里的学习王展鹏就报名参加了,报名费不算很贵,不过也是展鹏一周的饭钱——三十块。其他的人都没有敢报,因为大家的英语全是稀烂,这里的只有展鹏的英语基础好点,高中时候的底子在那里,再加上大学里的这一段时间学习,他是有实力去应考的。学校的各个角落里都贴有一些广告,关于四六级待考的简直是铺天盖地,没完没了。展鹏这几天没有怎么看高数,计算机理论等课,专心的背单词,看英语语法,他希望自己这次能够过,免得到了以后没时间来做这个。 
  考四六级是在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年的最后一天。很多人来W大赶考,人山人海,挤得学校水泄不通。这阵势就像是士兵去前线打仗一样,每个人急急忙忙,马不停蹄的往教室赶。展鹏在开考前还捧着大学英语书,背着单词,一点点时间也想用来学习。我们几个都劝他休息一下,调整好心态,才好从容应考。其实我们都只会这样说别人,我们自己哪个不是到了大考就紧张兮兮,不看一下书就没法过的人呢,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我们一直读了十二年,还有的读了十三年,甚至十四年,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付出了这么多时间,金钱和汗水,到了据说是“天堂”的大学,我们还是要考试,还是要紧张的备考,生怕自己没有准备好,考试成绩不理想,没有颜面回去见含辛茹苦的父母。展鹏踌躇满志走向了考场,我们几个默默的为他祈祷,祈求他能够一次通过这次考试。W大作为考场的教室全部都戒严,教室外有几米的警戒线,一条绳子把我们都围在了外面,教室外还有很多巡查员来回的巡查,这气势和我们高考时的差不多,甚至有过之而不及,他妈的,大学里的考试这么严,那岂不是不能作弊了。我们在考场外等着在里面奋战的展鹏,他一定在里面很紧张的答着题吧,这还是在大学里的第一次考试,尽管我们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了,但在这新的环境里还是第一次,大家很想了解大学里的考试和以前有什么异同。漫长的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展鹏从教室里飒爽英姿的走了出来,他面带着微笑,看样子他应该考得不错。鸭子首先上去祝贺了他一番,接着就问道这次考试如何,难度多大,监考是否严格,展鹏笑了笑,说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过关,监考比高考还要严格,鸭子一听监考这么严格,脸一下子就白了,我心里也一惊,在高中的时候就听老师说过,大学的英语四级不是很简单的,需要基础才可以过,如果高考的分数到了125分以上,那过四级应该就没问题了,那个时候我为了英语125分日夜奋战,结果高考竟然考得那么差,进了大学后又连英语书摸都摸过,如果以现在的这个水平去考四级,肯定是去送钱给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