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十一)

【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十一)



作者:蓝水忧忧    转贴自:榕树下    点击数:3065


  兄弟们,考试还是要看实力的,不能投机取巧,大学里的考试监考很严。展鹏奉劝我们不要寄希望于考试上作弊来过关。鸭子望了望他,问考试的内容和题型如何。展鹏摇了摇头,说他只是考四级,又没有参加大学里的期末考试,怎么会知道内容和题型。看来只有好好学习了,以不变应万变才行。王明向大家提议,未来的一个月内,大家就不要玩了,一心把学习搞好,免得考试挂课,不好办。文意冷冷的看了看我们,说搞学习是自己的事情,何必需要倡议,自己想搞就搞,不搞就不搞,搞了学习考试过关是应该的,没有搞学习考试挂课就是活该。 
  为了考试能够过关不挂课,我每天都把一天的时间当作两天用,以前没有听的课,现在都赶着看,高数最头痛,前面的完全没有学,后面的看都看不懂,而且用高中的知识完全不能解决大学的问题,感觉是脱节了。没办法,只要遇到不懂的问题,我就去问展鹏,每天晚上都跟着他一起去教室自习。平时冷冷清清的教室,现在到了期末,每个教室里都坐满了人,有时候为了能够找个安静的教室来自习,我们从一号楼跑到五号楼才能找到一个,教室里学习的人不是“非常”多,利用教室来做非学习用的人却很多,男生有的进去看武侠小说,玩手机游戏,女生则进去吃零食,看时尚杂志,很多情侣们都开始在教室里幽会,因为教室里的气温比外面的要温暖得多。到了这个关键的时候,鸭子收敛了许多,学习虽然不算很努力,但他明显减少了去外面鬼混的时间,现在有时间就坐在寝室里,听着大家在讨论学习问题。王明是最“生猛”的一个,从以前的完全不学到现在拼命的学,只要是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就在搞学习。我对他调侃道,学这么好,是想考被保送读硕士还是为了提前毕业。他很淡然的说道,学习只是想不交重修费,因为那笔钱对于他来说是天文数字,他付不起。他妈的,老子高考都没有现在紧张,现在学习真他妈的紧张,这书看又看不懂,但又非得看。鸭子成天愤愤的骂道。 
  “你们不是为了考试而去学习吧,只是想为了钱去学习。”文意看着我们成天“忙碌”着,理智而尖锐的说出了我们忙碌的目的。 
  “就是就是,我以前读高中都没有现在这么紧张,其实大学里学的东西也不是很难,但就是心里总不放心,如果不小心的挂课了,就是几百块钱,太贵了,实在不划算。”每天都在好好学习的展鹏也发表了自己的感慨。 
  “他妈的大学真不是个好地方,学习不好,改正了后再好好学就是的了,为什么要我们交钱,以前总说知识是无价之宝,现在就公然的把知识和金钱挂钩起来,还算得那么细,一个学分值五十块,我倒真想去问问,一个题目值多少块。”王明把书一仍,拍了拍桌子。 
  “是呀,他妈的学校不像教育机构,而像盈利机构了。”“呵呵,吴宇,你这句话分析的好。”文意笑了笑。 
  “哇,大文豪都说好,那就真的是好。”我也笑了笑,“我出去买点零食进来吃,总在搞学习,不吃点东西,很没劲的。”校园里无所事事瞎逛的人明显少多了,可能都在搞学习,我去了一个比较远的超市,这个超市很大,今天里面的人却很少,我不知道要买什么,只好在里面瞎逛,看到顺眼的东西就拿来看看。巧克力,薯片,饼干等装了一篮子,重重的一篮子,拿着去付钱,突然想到自己没有了餐巾纸,把篮子放到了收银台,匆忙跑到了最里面的一个柜台,一不小心和一个女孩子撞了个满怀,我抬眼一看,竟然是萧筱婧,她显然被我的突然吓到了,手上拿着的东西掉在了地上,我俯下身子捡了起来,是一包卫生巾,拍了拍灰,双手交给了她,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接过了东西就跑出去了。喂,我大叫了一声就跟着她跑了出去。我边追,边喊着要她停下来。她跑了一会儿就停住了,对我说了句讨厌。 
  “学姐,你干什么嘛,晚上长跑锻炼身体呀。”“小鬼,都是你做得好事。”她的脸有红了,一阵微微的绯红,在昏暗的路灯下,这种红很美。 
  “我做了什么?”“你没长眼睛呀,走路都不看人,把我撞到了。”“呜呜,都是我不好,把你撞痛了吗?”我去抓了抓她的手,她没有让我抓到。 
  “没什么,以后走路注意点就好了。”她拿着卫生巾的手放到了背后。 
  “学姐,你那只手里拿得是什么好吃的东西?”我走到了她的身后。 
  “还说,你真无聊,哪是什么好吃的,女生的东西你这么感兴趣做什么,真变态。”“呵呵,既然没什么,那你为什么遮遮掩掩的,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你不拿出来呢。”我笑了笑。 
  “女孩子嘛,都是害羞的。算了,本小姐不和你这种小毛孩一般见识。”她笑着说道。 
  “我可不是小毛孩,我都是大男孩了。”我纠正了她的说法。“小婧呀,最近怎么没见到你,上次约你出来玩,你又没时间出来,是不是男朋友把你看着很严。”“首先声明我没有男朋友,上次是院里有事情嘛,没有时间出来玩。对了,你那天好像是和一个美眉一起出去过的平安夜。”“……”她一下在把我问住了,她怎么知道平安夜那天我和梁婷出去玩了,莫非是文意告诉她的。 
  “呵呵,大名人,你现在红了,又有一个姐姐在追你呀。W大现在十分流行姐弟恋的哦,你要把握好机会才对。”她说出了个“又”字,而且特别强调了姐姐,她应该不知道梁婷和我同届,梁婷还比我小两个月。她这么说是在暗示我她对我的好感,警告我不要去找别的女生,或者她只是说些这样暧昧的话来混淆我的感觉,事实上她对我没有好感,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我不知道她此时内心是怎么想的,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那我倒可以直接说出内心的想法,把事情明朗化;如果是第二种情况的话,那我现在鲁莽的表白,只会使我们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我想了想,还是稳着点为好,先观察一段时间,等我确定了她对我的感觉后再去对她表白。 
  “是吗,那萧大姐以前是不是和小弟恋过呢。”我顺着她的话,特别的称呼她为萧大姐。 
  “哇,别这样叫大姐大姐的,叫着不习惯,我虽然比你大两岁,但是从外表来看,你肯定比我老。”“是呀是呀,小婧你保养得好,正值妙龄嘛。”她听到我的话后呵呵的笑了起来,女生嘛,没办法,都是喜欢听好话,都希望别人赞赏自己年轻漂亮。 
  “切,少和我来这一套,油嘴滑舌。”“最近是不是在忙着考试的事情?你应该也参加了今天的四级考试吧?”“是啊,感觉还不错。你怎么知道四级的事情,你也考了?”“没,我还那个实力考,我们寝室有个牛人今天考了的。”“哎呀,你们才大一,考什么啊,考过了学校也不承认。”“不会吧。”“是的,这是学校赚钱的一个手段,我大一的时候也考了,都考过了,但学校说不承认,大二还得考,那报名费白交了。”“啊?还有这种事,那学校不就是存心坑害我们学生吗?”“也不能这样讲嘛,四级考试是面向社会的,社会上也有许多考生来我们学校参加考试,再说,提前去考也可以适应一下,感受一下大学考试的氛围。”“呵呵,大学考试,我还一次都没参加过,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学生们最近都在很紧张的备考呢。你肯定是平时没学的,现在应该在加班加点的赶吧。”“是啊,现在不学,挂课要交重修费的,没办法。”“嗯,现在扎实的学一下,应付期末考试是绰绰有余的。”“希望如此吧。”“好了,我要走了,我也得回去看看书,你早点回去吧。”她说完话后就走了,我还没来得及说Bye,她的倩影就消失在黑暗中。回到寝室,兄弟们看到我两手空空的,问我是不是被打劫了,说出去买零食,怎么什么也没带回来。我说东西都挑好了,放在收银台上忘记拿回来了。我看了看文意,他坐在书桌上看小说,没有和我打招呼。我平安夜和梁婷出去玩的事情,除了文意知道外,好像没别的人知道,刚才萧筱婧对我提起这事,肯定是文意告诉她的。文意走了过来,问我刚才去哪里快活了,怎么连东西也忘记带回来了。我没有告诉他刚才遇见了萧筱婧的事情,而问了他最近是否见到了萧筱婧,有没有和她联系,文意说自从没有去扬帆文学社后,很少能够遇见萧筱婧,顶多只是碰巧在路上遇见了,大家打一个招呼就各自走了。他一脸的坦诚,我看不出来他现在正在对我撒谎。我没有继续问了,回到座位上拿出课本复习功课。 
                  
  第二天是周六,今天晚上寝室没有熄灯,我看高数书一直看到天亮,途中几次睡着了,几次又醒来。昨晚老妈打电话问我今天是否回家,我说马上要考试了,要在学校复习功课。我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有回家了,每个周五晚上,老妈或者老爸总是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回家过周末。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是越来越不想回家了,总觉得家里太无聊,而学校要“充实”得多,还有每次回家,老爸老妈总是唠叨个不停,不是问生活是否习惯,就是问学习是否能跟上,所以我现在很不想回家,回家了也只是向他们要生活费。今天的天气似乎很不错,清晨就升起了火红的太阳,我敲了敲困了一晚上的脑袋,好使自己清醒点,他们几个都还在睡觉,我穿好了衣服,去食堂吃早饭,吃完了好一心一意的睡觉。食堂里的东西总是那么难吃,我吃了一碗面和两个硬邦邦的馒头,最后喝了一袋牛奶。回到寝室,用热水泡了泡脚,就转进了被子开始睡觉。睡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手机的铃声把我叫醒了,从被子里转出来,打开手机,是一条短信:“吴宇,你的吉他不要啦,速来梅园见我。”我想到了潘磊送给我的吉他还在梁婷那里,这些天竟然忘记去要回来。一看时间才十二点,我只睡了五个小时,头还是晕晕的,不想起床穿衣服去梅园,给她回了条短信,说过几天再去拿,现在还在睡觉,不想起床去,马上她又发来了条短信,只有两个字:速来。我又回了条短信,问吉他的事情不必急,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等了五分钟没见她回短信,我只好懒懒得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连口都没洗就去梅园。 
  “懒猪,太阳都照到屁股了,你还没起床。”梁婷一见到我,就是一个粉拳袭来。 
  “什么嘛,我昨天搞了一晚上学习,白天要睡觉补充睡眠。”我打了个呵欠,看到了她手上什么也没拿。 
  “喂,你不是说要还吉他给我的吗,怎么两手空空的。”“啊!”她抬了抬双手,“不好意思,我忘记带来了。”“晕倒。你怎么能够这样呢。”我气愤的调头就走。 
  “喂,你走什么嘛,我来还有别的事情找你的。”“什么事情,大小姐,我还要回去看书,马上要期末考试了,我平时什么都没学啊。”“是这样的,我的高中同学今天要来W市看我,他们几个说要带家眷,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男朋友,他们不信,说非要我带上男朋友才行。我想了想,只好找个替身来应付他们,想来想去,只好找你了。”“有没有搞错,要我去给你当绯闻男友。”“嗯,正是。呵呵,你是不是看八卦消息看多了。”“不对,这不能叫绯闻男友,哎呀,不管叫什么,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大小姐,你们班上那么多男生,怎么不找他们,怎么翩翩就想到了我呢?”“外语学院男生少得可怜,我们班只有四个男生,而且个个都拿不出手。”“我要晕了,你又不是拿男友去见家长,只是去骗一下同学,管别人长相如何呢?”“我不管,我们班上的几个无论长相,还是智商都太差了,没有你厉害,我高中时是班花,现在进了大学,如果要我带一个很一般的男生去见高中的同学,那我班花的颜面往哪里放。”她撇了撇嘴。我和梁婷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原来我在她心里的印象这么好,我听到她的称赞,心里美滋滋的。 
  “那好吧,就帮你一次吧。”“呜,万岁,吴宇,我爱死你了。”“呵呵,这跟爱没有关系吧,我帮你去解围,你总要给我点好处吧。”她趁我一不注意,很迅速的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嘻嘻得笑着,“这个奖励总可以吧。”我只感到脸上一阵火热,还没有回过神来,她就牵着我的手往前走。“怎么啦,脸一下怎么就通红啦。”“才起床,有点热。”“不会吧,这么冷的天,你还热,莫非刚才是你的初吻。”初吻,这应该算是我在大学里的初吻吧,我的初吻是奉献给倩儿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只记得我和倩儿两个人很小的时候,一起玩过家家,一不小心,我们两个人的嘴巴就在一起了,我也不知道那叫不叫接吻。 
  “你怎么牵着我的手。”我把她的手甩开了,让认识的人看见可不好。 
  “怎么了,记住,你现在是我的男友了,你要听我的话,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们牵着手很正常啊。”“好吧,大小姐,我算是服了你,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动作放快点,行不行,我还要回去看书呢。”“吴宇,我郑重的跟你说,以后不要叫我大小姐,第一,我没有你大,第二,小姐这个词语容易引起歧异。你就叫我梁婷或者婷婷。”“好好,我听你的。那么婷婷,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先不急,我回寝室把吉他交给你,免得过会儿忘记了。”我牵着她的手,应该说是她牵着我的手在W大的校园里走着,我把头压得低低的,生怕被熟人看见了,现在W大认识我的人比较多,从学生到老师,从大四的到大一的,我都认识一些,要是被他们看见了我和一个女孩子牵着手,公然的走在W大的校园里,明天一定会出现N多版本吴宇的绯闻新闻。 
  “走快点。”我在路上不停的催她脚步放快些。 
  “急什么,我和高中同学约好的时间是晚上六点,现在才不到一点,时间充足着呢。”“我一直都没有吃东西,肚子饿死了。”我吼了吼她。 
  “啊!你怎么不早点说,现在食堂没有吃的呢,不过也好,现在饿点,晚上多吃点。”“我命苦啊,自由都被你剥夺还不说,连肚子也跟这受罪。”“呵呵,我楼上有饼干,先吃点饼干就好了。”她笑了笑。 
  我们加快了脚步,没过一会儿,就到了女生宿舍。她指了指一栋楼,说这就是她住的宿舍,我看了看周围,这里好熟悉啊,梁婷旁边的一栋楼是萧筱婧住的地方,那天下雨的时候,我就是把她送到这里来的。现在我在这里,要是碰见了萧筱婧,那可就麻烦了。梁婷要我在门口等着,说她上去把东西拿下来。我告诉那把吉他不好拿,就跟着她进了门,门口守门的大妈不让我进,我拿出了学生会部长的证件给她看,她放我进去了,梁婷哇了一声,说我真厉害,她到W大来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男生走进了她们的宿舍。 
  “这有什么的,我是学生会的副部长,W大有规定的,学生会的干事为了办事是可以进女生寝室的。”“切,你们进去办什么事啊,还不是进去和女孩子……”“不要乱说,我是第一次进女生宿舍,现在好紧张哦。”爬了好多层,到了顶楼,梁婷说到了,我说你怎么住在顶楼啊,这么高,爬得我累死了,她说不仅仅是高,而且环境很阴森。我告诉她顶楼的空气好,可以俯瞰W大的景色,这些都是优势。她淡然的说着,一年前,有个女孩子从这里跳楼自杀了,而且自杀的女孩子就住在她现在住的寝室,她总是有意无意的想到那个跳楼的女孩子,心里很害怕自己哪一天也会和她一样的下场。我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笑了笑,感觉她好可爱,好单纯,现在很难得有这么单纯的女孩子了。她问我是不是要进她寝室里去。我说算了,免得进去了,和她们寝室的女孩子打招呼,又得浪费很多时间和能量。她要我等等,她马上就出来。我站在窗户旁俯瞰W大,建筑博大,景色优美。不时有女孩子从我身边走过,她们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看得我好不自在,就像唐僧跑到了女儿国一样,周围全部是女人,只有他一个男人。过了许久也不见梁婷出来,我又不好去敲门,只能发个短信催她快点出来,她没有回,过了五分钟,她走了出来,打扮得十分靓丽,让我眼睛一亮,我呆呆的看着她,而忘了她手里拿着吉他和饼干。 
  “看什么看,你没看过本小姐的吗?”她用手上的吉他敲了敲我。 
  “呵呵,你今天好漂亮的。”我笑着接过了她手中的吉他和饼干。 
  “哼,何止是今天漂亮,我一直都漂亮。”“是呀是呀,今天是特别漂亮。”“油嘴滑舌,老实交代,你这张嘴骗过了多少美眉?”她说出这句话的口气和那天萧筱婧的一样,娇气中带着质问。既像兄弟间的调侃,又像恋人之间的盘问。 
  “走啦,早去早回。”我拉起她的手,一起下楼。 
  “婷婷,我把吉他放回去,拿着这个大东西,很麻烦的。”“我喜欢你叫我婷婷,不要拿回去,我要你拿着一起去看高中同学,我跟他们说我男朋友吉他弹得很好。”“不会吧,你还要我去给他们弹吉他?”我有点气愤了,堂堂的吴宇,现在竟然被她这个小丫头玩弄与鼓掌之中,这多少有点丢人的。 
  “是的,我答应过他们的,没办法,你就将就点吧,这也是你练习的好机会,免得几天不练,你的功夫全忘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没办法,我只好答应她,抱着吉他,和她去见她的高中同学。我陪她逛街买礼物,逛了很多地方,她没看重一件东西,她问我该送什么东西给同学。我说既然他们从外地来看你,那么你应该准备一些W市的特产礼物送给他们。她马上问我W市有什么特产,我一下子被她问住了,W市有什么特产,我也不太清楚,这里的东西感觉都不伦不类的,什么都不像,又什么都像。逛了几个小时,差不多五点半的时候,我们随便在超市里买了点礼物,坐的士去见她的同学。 
  她的高中同学差不多来了二十几个,有别的地方来的,也有在W市读书的,他们一口四川话,蛮好听的,我现在才知道梁婷原来是四川妹子,怪不得她长得这么漂亮的,四川妹子的长相在全国都是有名的。萧筱婧是江苏扬州的,江南妹子,她和梁婷一个婉约,一个热情,一个似冰,一个似火。梁婷首先把我介绍个他们同学认识,我的牌头很是厉害,W大最牛的计算机学院新生,学生会部长,吉他王子等等。她每介绍一个牌头,她的同学就一个个的惊讶,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问他是不是夸大其词。其中的一个男生说,梁婷是女貌,我是男才,男才女貌,天经地义,很正常的,梁婷笑了笑,那笑容很灿烂,很阳光,对他们说,是不是吹牛,马上就知道了。她指了指我手上的吉他,要我过一会儿演奏《玫瑰》给他们听。大家吃完饭,席间,梁婷同学想尽办法给我敬酒,他们每说出一个理由,就敬我一杯酒,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杯,感觉他们已经没有理由来给我敬酒,不知道是哪个女生说出了诸如“欢迎大才子来接待我们,我们要敬他一杯”的话。我感到了头有点眩晕,就以马上要弹《玫瑰》为由,拒绝了。从饭桌上,我看出梁婷的人缘十分的好,大家都把她奉为公主,什么都让着她,也难怪,这么漂亮,这么热情的女孩子,谁见到了都会喜欢的。吃完了饭,大家又开始唱卡拉OK,轮到我了,我晕头晕脑的弹了一遍《玫瑰》,感觉很差,没有达到那天在台上演出的水平,他们的评价却很好,说这首曲子甚至能和高晓松的校园民谣相媲美了。梁婷玩得很疯,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她很有艺术天赋,既能唱歌跳舞,又能主持,我很奇怪,她这么有天赋的人,怎么没有去想上中央戏剧学院之类的艺术学校,而是跑到了W大读英语。也许她是想把英语学好,以后去外国学艺术。我也跟着她一起玩着,这里的人我都是第一次见面,刚开始我还有点拘谨,放不开,慢慢得觉得他们很随和,就和他们融入到一块尽情的玩。说实话,我好久都没这么畅快的玩了。过了很久,我离开包房去卫生间,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十一点了,今天是周末,宿舍是十一点半关门,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我赶紧叫梁婷不要玩了,时间不早了,要赶回学校才行。 
  我们急急忙忙的赶回学校,送梁婷去女生宿舍,门已经关了,我叫了叫门,没有人应声,一看管理员住的屋里没有灯,梁婷撇了撇嘴,说完了,不能回去睡觉了,她要我回去翻进寝室睡觉,她去网吧过夜,我马上就说不能那样,这么晚了,怎么能够丢下她一个女孩子,说什么,我也要陪着她。现在社会的治安不好,W大附近总会时不时发生一些抢劫案。我说要陪着她到天亮,她感动的都哭了,说我对她真好。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换了别的男生也会如此。我们在附近找了个网吧,她看着电影,我打着游戏,很快就天亮了,我们一起走了出来,外面的气温很低,她衣服穿得很少,我就把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上,看着她进了寝室,我穿着单薄的衣服,快步跑回了寝室,他们还都在睡觉,我洗都没洗就爬上了床。 
                  
  睡了一天一夜,我才基本上恢复过来。学校规定的是元月九日考试,离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我要复习的东西是越来越多,现在感觉是哪门都想抓,但哪门都抓不住似的,急躁的不想看任何与学校相关的东西。展鹏现在要比以前轻松了,毕竟他学了一个学期,现在是该轻松一点了。鸭子,王明拼命得赶着复习,文意总在看书,看小说,看电脑杂志,就是不看课本。文意问我昨天怎么一晚上没有回来,这次我没有告诉他是实话,撒谎说昨天去网吧通宵了,至于和谁在一起,我说只有自己一个人。他用很平淡的语气告诉我,萧筱婧昨天晚上十一点打来了电话找我,他撒谎说我去别的寝室了,嘱咐我以后遇见了萧筱婧,就这样对她说,免得穿帮了。我问文意她找我有什么事情,他说小婧知道我不在,就没说什么了,不过她说话的语气有点急促,态度也不够好。我笑了笑,对文意说,女生都是这样的,可能她的周期到了,态度不好是很正常的。文意也笑了笑,说我怎么连这个都知道了,看来我和她的关系不浅。我说是瞎猜的,没有根据的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