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十二)

【长篇小说·青春】幻灭(十二)



作者:蓝水忧忧    转贴自:榕树下    点击数:2603


  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大家都忙着备考,学生会的事情也少了许多。我一时觉得无聊,就跑到办公室去,里面“做事”的人比以前明显的少多了,我没有看到表哥,看到了外联部部长,他问我怎么有时间来玩了,没去复习看书,我说平时没怎么学,现在学也学不进,干脆不学了。他笑了笑,说新生进来都是这样的,不学是很正常的,那些知识学了也没多大用处,不过考试挂课了,要交一笔数目不小的重修费,那个就得不偿失了,我说要交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拍了拍我的头,要我坐下来先喝一杯水,他来告诉我,在没有学的情况下,也可以考试过关。我说没有学,只好考试的时候作弊了,找厉害的人要答案抄。他听后大笑了一声,说这些以前小学中学的方法在大学不适用了,大学里的考试监考一般都是很严格的,小教室两个老师监考,大教室四个老师监考,有时候变态的竟然八个老师监考,这么多老师,能够作弊抄到答案吗?我静静得等待他的高招。部长喝了口水,抽了根烟,慢慢悠悠的说着,平时没有学,考试的时候就要装着学了的,要努力的做,能够做多少就做多少,不要空着题目不做。考试完了,就去找任课老师,要他们让你过。不会吧,就这样说就可以搞定了,我吃惊的问道。别急,我还没有说完,当然不仅仅是口说,还要拿行动的。这种事情要分为几种情况,年长的老师,你就去直接说,说平时没有学,下次一定改正,要用那种很可怜的口气对他们说,一般他们会答应你的。年青的老师就要送礼了,男老师送点烟,要好烟,起码是黄鹤楼的香烟;女老师,喜欢打扮的就要送化妆品,一定要送名牌,一般的女老师,送点茶叶和保健品就行了。那不是现在就要着手准备礼品啦。我张着嘴巴问道。呵呵,一般是这样的,如果没有学,就要早点做准备。还有考试的时候千万不要作弊,因为作弊被发现的话,是要记大过的,还有可能留校查看甚至勒令退学,这不划算。万一被老师发现的话,不要当场和老师顶撞,考完了后自己去找老师就行了。 
  吴宇认真的听着部长的“演讲”,他感觉这个学长是个人才,一个让人敬佩的人才,他能够把一些事情看得那么明白,能够用自己的思路来分析这些事情,来解决这些事情。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有学习,只好作弊,监考严格,只好作罢,怎么办呢,去找老师。真他妈的人才,这种人以后肯定是当公关经理的最佳人选。我听完他关于考试的“教学”后,就问了问表哥的近况,我有好多天都没有遇见表哥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我有很多不懂的事情想向他请教。部长告诉我,表哥现在忙着做毕业设计,也要向校学生会报告院里最近几次晚会的情况,我问他情况如何,他说迎新晚会算是很成功的,只是赞助商给学校的赞助少了,没有以前的多。我问他少了多少,他说差不多少了两千多块吧。我想到了潘磊给我的回扣是一千块,莫非他把应该给学校的钱给我了,我们先不是说好,我和他两个人的回扣是从赞助商那里拿的,现在怎么就是从学校这里拿了。他妈的,我被他欺骗了。真他妈的狡猾,这事情不能让学生会里的人知道,要不然我就完蛋了。我匆匆的告别了部长,离开了办公室。 
  路上碰巧遇见了吉他协会的会长,他还记得我,主动跑过来和我打招呼,他一上来就问,萧筱婧怎么没有和我在一起。他说话的语气与态度和上次相比就像两个似的。我冷冷地答道,她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他有点兴奋的问我,萧筱婧不是我的女朋友。是不是关你什么事,我狠狠的吼了一句后转头走了。这个会长他妈的有点神经质,神态和语态像个傻B,想想那天我去找他借吉他,那样子多么飒爽,那语态多么豪迈,现在却像个摇尾乞怜的狗,他这么紧张的问关于萧筱婧的事情,他肯定在暗恋她,他看到那天萧筱婧帮我找他借吉他,心想我和萧筱婧的关系一定不简单。看来现在很多人已经认定了我和她是恋人关系,至少我们是有很大希望发展为恋人。他们这样想,我却心里没有底,我没有把握能够看出她对我的感觉,她总是把自己的情感埋藏在心里,不轻易的对我表露,她不像梁婷,梁婷是那种敢爱敢恨,心直口快的女生,梁婷对我有好感,这个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 
                  
  考试的前一天晚上闲得没有事做,课本不想看,也不想出去乱逛,只好猫在寝室里打电话,给高中同学打,问他们备考的情况,大家像约好了似的,每个人都说平时没有学,现在都通宵达旦的赶着看书。高中同学一个一个的问过后,我播了萧筱婧的电话号码,好久没有打电话给她了,好想在电话里听听她的声音,也不知道她最近过得如何,复习的怎么样。电话嘟嘟的响了好多声,一个嘶哑的女声传到了我的耳中,我客气的问道找萧筱婧,她说她就是,我吓了一惊,她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一点都不像她以前的声音。她说几天前感冒了,一直到现在还没好,现在发展为发烧和扁桃体发炎,喉咙很难受。我对她说我马上过来。我扔下了电话,问兄弟们要没有治感冒病的药,文意问我谁生病了,怎么这么急,鸭子把他箱子里的瓶瓶罐罐都拿了出来,我一个一个的看,要不就是过期的药,要不就是治腹泻的药。没办法,我穿好衣服出去买,展鹏说马上要关门了,这么晚出去就回不来了,明天还要考试了。我丢了一句人命关天就走了。学校旁边的药店都关门了,我只好做的士跑到大药店去买,治感冒的,退烧的,消炎的,每种都买了,全部都是价钱很贵的药。潘磊给我的一千块,除去给王明的两百外,现在又用了三百买药。我赶回到萧筱婧的宿舍门口时,已经十一点了,宿舍的大门已经关了,我看到了后面有一个窗户,幸好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构造是一样的,我一下子就爬了进去。我敲了敲她寝室的门,是她开的门,她的样子很憔悴,长发散乱的搭在两肩上,寝室另外的三个女生好像和她不认识似的,她们各自忙各自的,没有为重病的她做些什么。我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 
  “小宇,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明天还要考试。”她关切的问道。 
  “不要管我,你是怎么搞成这样了,生病也不去看病吃药。”我把她扶到桌子边坐下。 
  “没什么,只是感冒而已,没什么的,你早点回去吧,不要耽误了明天的考试。”“不行,我得等你吃完了药才能走。”旁边的一个女生用十分诧异的目光,盯着我,我狠狠的瞪着她们,眼里充满了不屑。 
  “你坐好,我去倒水给你吃药。”我拿起一个水瓶,空的,又拿起了一个,还是空的,最后的一个里面有那么一点热水,打开瓶塞,准备倒水,一个肥肥的女生冲了过来,大声说这水不能倒,她要用来泡面的。你他妈的还吃,吃死你。我骂了骂她。小婧要我不许骂人,隔壁寝室有热水。我端着水瓶,去隔壁寝室敲了敲门,一个穿着睡衣的女生打开了门,看到我后大叫了一声,我说明了来意,她把她的热水全部给我我,还说萧筱婧福气真好,有我这么体贴的男友。我道了声谢谢后就离开了。一颗颗的药,一勺勺的水给小婧服下,她安稳的躺在床上,一副病美人的样子。她一直都在充当我姐姐的角色,但这个时候,我眼中的她像个女婴,让我产生不尽的怜悯,她没有说任何话,这个时候言语已经是多余的了,她眼里充满的感激之情让我很欣慰。我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杂物就悄悄离开了。翻进了寝室,兄弟们早已睡着了,我也睡了,这个晚上很漫长,很难熬,我想着不远处的萧筱婧,她服下了药,病情已经好了些吧,她的被子盖好了没,她旁边有没有水喝,我发现自己一下子长大了许多,懂事了许多,懂得了照顾人。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我变成了一棵树,一棵生长在小婧宿舍门口的树。岁月如梭,光阴似箭,一年一届的人离开了那栋宿舍,又有无数的新人住近了那栋宿舍,我还是生长在门口,树枝越长越长,已经接近了小婧住的寝室,一片片绿叶为她遮阳,为她挡风。 
                  
                  
  元月九日是吴宇他们寝室几个第一次参加大学考试的时候,他们很早就起床了,去食堂吃完早饭,静静的坐在寝室里,等待着即将开始的考试。展鹏要大家不要着急,老师最近上的课都把考试相关的东西教给了大家,只要那几节课学好了,该背的背了,该做的做了,应付考试应该没有问题。王明最是紧张,他的紧张度不亚于高考。鸭子倒是很坦然,他放出话来了,考试挂了,交钱解决。吴宇一心想着萧筱婧的病情,没有考虑到自己马上要参加考试了。文意最轻松,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悠闲的看着小说,他最近专门研究法国小说。 
                  
  三天的考试一天一天的进行着,505寝室的五虎上将门是有喜又有忧,展鹏笑哈哈的说考试的题目他基本上都做过,过关应该没有问题。吴宇是瞎做乱做,反正把试卷上的每个地方都写上了字。王明估计自己最多挂一门。文意说考试完全是骗人的,没有意思,至于他做得如何,他没有告诉大家。最危险的是鸭子,他考试的时候作弊被监考老师抓住了,监考老师当时用很可怕的语气要他滚出去,还说他要被开除的。鸭子当时瞎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没办法,哭着脸跑回了寝室,大家都在笑哈哈的说着话,看到他一个人哭着脸,就知道他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吴宇按照部长的话向鸭子交代着,鸭子拿出银行卡,去买了一条黄鹤楼香烟和两厅很好的茶叶,给监考老师送了过去。监考老师当时没有表态,鸭子问我是不是礼物送少了,我说没事的,那个老师要不是傻子的话,会放你过关的。 
                  
  三天的考试过去了,学校规定十五日一定要离校。鸭子的老爸早就给他寄来了飞机票,他坐十日的飞机离开了W市,回家了,我没有去送他。下午,我去火车站送梁婷,她说过年会打电话给我拜年。晚上我去找萧筱婧,问她什么时候走,我好送她上火车。萧筱婧的脸色明显好多了,但还是有点憔悴,没有往日那种令人耳目一新的气质。我问她考试如何,她说因为生病了,向学校请求推迟考试。下学期来了再考,我问她什么时候离校,她说有点事情要处理,大概十五号才走。我说我也那天再走,这几天就在学校陪着她。她听到后很高兴笑了笑,好久没有看到高兴的她了。 
  这几天,学校的食堂关了,我每天都和她一起去园林餐厅吃饭,每顿都点她最喜欢吃的菜。她处理完事情后,我们在一起去学校旁边的大学生市场逛街,一起逛,一起玩,时间过得很快,晚上我们各自回到寝室睡觉。展鹏和王明说这个寒假就留在W市,他们想在这个假期里做兼职,赚点学费。我劝他们还是回家为好,过春节的还在外面不太好,家人都盼着外面的游子回家过年呢。他们想想也对,就着手去买火车票回家,王明身上的钱不够,我拿出了三百块借给他买车票回家。哪知这几天的火车票很难买,他们直到十四号才买到车票离开了W市。文意说坐十五号的汽车走,他家在著名的风景区神龙架附近。从W市坐汽车就可以到家。 
  十五号,我和文意一起送萧筱婧上火车,我在超市给她买了很多零食。她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有点虚弱。我嘱咐她要是不舒服,就找车上的人借个手机给我打个电话,她说没事的,一到了家就给我们打电话报平安。她和文意说了几句话后就上车了,我们两个目送着她离开了车站才走。 
  文意在路上说,要我抓住机会,她看出来了萧筱婧对我很有感觉。如果我是真的想好好对待这份缘分的话,那么我就早点表白,免得夜长梦多,她被别人抢走了。我笑了笑,除了我还有谁会要她。文意拍了拍我的头,说萧筱婧这种女生是很受男生喜欢的,追她的人少则一个班,多则一个系。我说要是我把她搞定了,那我岂不是很了不起。文意正色的说不要拿她好玩,要想谈恋爱的话就认真的谈,要是想好玩的话,就不要去欺骗她。文意说情人节那天表白很合适,要我抓住这个机会。我笑了笑,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把他送上了汽车就回学校拿东西准备回家。 
                  
  这是吴宇的第一个大学假期,他老爸叫了辆面包车,把他的电脑拖回了家。吴宇盘算着这个寒假要如何过得充实点,他买了很多碟片和书籍,是关于编程和网页方面的,当然也没有忘记买一些游戏和音乐碟片,在娱乐中学习,这是吴宇的一贯作风。一贯喜欢睡懒觉的吴宇,在家里完全改变了作息时间,每天晚上三点睡觉,第二天下午二点起床,每天只吃一餐饭,按他的话来说,他是给国家节约粮食。 
  老爸老妈每天都去上班了,我一个人,猫在家里上网,聊天,高中同学,大学同学,网友,只要是人,我都可以聊上一两个小时,这种生活方式在别人眼里是颓废无聊的。网络是虚拟现实的一个媒介,这是我对网络的定义。离过年一天一天的接近,高中时的班长提议大家一起去看看高中时的老师,顺便同学们小聚一下。我史无前例的早上九点起床,匆匆忙忙的跑回母校,很多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但一时竟不知上去该说些什么,只能傻傻的对着他们笑。男生们一个个神采飞扬,女生们一个个光彩照人。一班人一起冲向老师的办公室,班主任现在已经升官了,升为了学校教导主任,办公室自然是大了许多,气派了许多。我们在这新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儿,杨冉来了,穿着一个红色的大衣,双眼红肿,头发凌乱,几个女生笑道他昨晚肯定搞学习搞得没有睡觉。他麻木的笑了笑,眼里充满着挑衅。气愤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大家都沉默着没有说话。不知道是谁,这时说出了一个笑话,大家跟着笑了起来,紧张的气愤顿时缓和了许多,杨冉坐了一会儿,说要去教室看书了。我们都祝福他能够在今年的高考中如愿,老师说要请我们去他家吃饭,班长说这次先记着,下次一起请,老师笑了笑,说行。离开了母校半年,再次回来,这里的人和物没有变化,但大家明显的疏远多了,同学与同学之间没有了共同语言,老师再不像以前那样对我们“关怀备至”,更多的是调侃与拉家常。班长提议大家一起去吃饭,唱卡拉OK,我说家里有事,推托了。 
                  
  春节将至,家里开始筹办年货。老爸买着过年所需的物品,老妈在家里做着卫生。我有时闲着无事,也上去帮帮他们。腊月二十六,老妈从单位回来,说她和医院一次性算断了,单位给了她三万块单位,她已经下岗,没有工作了。老妈才四十五岁,按理来说,医院正需要她这样有着丰富经验,尽职尽责的中年医生,怎么会下岗。老妈说医院招进了一批才大学毕业的新人,那些稚气未脱的女孩子什么都不会,但她们会用甜言蜜语哄着领导,久而久之领导们也就喜欢上她们了,主任对老妈说,现在医院需要年轻化,需要形象化,老妈年龄大了,不再适合医院的工作,只好下岗回家了。老妈一直都觉得医生这个职业是世界上最高尚的职业,她能够从事这个职业,她既感到自豪,也感到有压力。老妈在医院工作了近二十年,一直都是用心用力的干好自己的工作,无论是同事还是病人,对老妈的评价都非常高,很多在她手里起死回生的病人都给老妈送礼物,老妈一律不要,只要了几面锦旗,老妈的卧室里一直都挂着“救死扶伤”,“白衣天使”之类的锦旗。 
  老妈失业下岗了,家里的两个“铁饭碗”少了一个,老妈心情低落,老爸也极度郁闷,盘算着自己哪天也会如此下场。老爸劝老妈拿点本钱去做小生意,在家里闲着也不是个好事。老妈说她想在小区了办个私人诊所,我听到后就举双手赞成。现在兴盛私人诊所,一来医院的医药费太贵,二来私人诊所快捷方便,适合有小病的人前来就医。老爸说这主意好是好,只是要找门面,要有卫生部门的执照,这些都很麻烦。我说老爸在局里认识一些人,何不去打通一下关系,那些执照是难办,但有了关系,一切都好办了。老妈几乎是用那种央求的眼光看着老爸,老爸想了想无奈的答应了。 
  除夕夜,我们家三口人坐在电视机旁边等着马上要开始的春节晚会,每年的晚会都遭到无数骂名,它就像是年夜饭一样,吃多了,吃腻了,但我们还是要吃,还是要看。手机短信一个接着一个的来,都是来给我提前拜年的,鸭子是最早给我送来祝福的一个,高中同学,大学同学,一个个的送来祝福,几个小时内,我接到了祝福都超过了五十条。梁婷在十一点多钟的时候,给我打来电话,电话里说出了她的祝福,要我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温馨的话语说了许多,我想她是经过精心准备的。挂了电话,有些高兴,又有些失望,高兴的是这么多朋友给我送来了祝福,失望的是,我最想的萧筱婧没有给我打电话。她一直都是个矜持的女生,她怎么会这么主动的给我打电话呢,应该是我给她打才对吧。我翻开了电话本,找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她家里的电话号码。我失望的倒在了床上,莫非这是天意,天意让我不能在第一时间给她送去新春祝福。这时电话又响了,我像看到救世主一样,一个箭步,接起电话,不是她,而是文意,文意说他瞄着时间呢,准点给我打电话来拜年,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那一刻新年正好到来了。文意说拜年只有有四个字,新春快乐,简单的四个字却令我无比快乐。他最后告诉了我萧筱婧家里的电话号码,要我赶紧打一个电话过去,问候一声。我把那几个阿拉伯数字核对了一遍又一遍才把电话放下,生怕号码被我听错了,写错了。 
  零点才过两分钟,小婧这个时候应该还在看着窗外的烟花吧,应该还没睡觉吧。如果是她接的电话,我应该说什么呢,如果是她爸妈说的电话,我又该说什么呢。我紧张的在电话上播了一串数字,电话嘟嘟的响了两声,一个女孩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是她,我心爱的小婧。我紧张的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边就传来了一阵阵哭泣声。 
  “小宇,是你吗?”她的声音变得十分的嘶哑,像是喉咙断裂后发出的声音。 
  “是我,学姐,你怎么了?”话筒里已经听不到了她的说话声,只有不断的哭泣声。 
  “……。”她哭了许久也没有再说出了一句话。 
  “你等等,我马上就过来。”我说出了这句话后,才意识到了她现在不是在W大,而是在远在扬州,离我一千多公里的家中。但我管了那么多了,我要尽快感到她身边去,我把电话挂了。我上网一查,一点钟有一班到扬州的火车,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了,我简单收拾了一下,穿好了衣服,带足了钱,出去跟爸妈说,我同学出事了,我要赶过去。大门砰的一声响,我奔向了火车站。 
                  
                  
  (上部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