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首页 
·常用软件
·站内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 电脑医院 >> 站点首页 >> 美文欣赏 >> 心灵鸡汤 >> 正文  
  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事 上)         ★★★
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事 上)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点击数:8763    更新时间:2004-05-11    文章录入:webmaster

文章已经开始很久了,我却迟迟不愿一点点回忆和成浩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或者说,是不敢。那些日子就象日本明治前的江户,飘摇而妖冶,散发着死的美丽的气息。是的,我的爱情已经死了,死在一个春天的下午。那个下午,天空很蓝,阳光很耀眼,我抬起头却看不见经过学校上空的飞机。我的爱情死了,但它确实美丽过。我想,再不会有人能让我象为他那样哭泣给整个世界看。
到艺术节的时候,我和成浩已经是那种无话不说的朋友了。他经常上课时拿来一些在韩国和美国的照片,然后一张张地给我讲他以前的事情,比如在哪个学校上过,在哪个地方打工过,甚至是在学校的哪个地方被别人群呕过。成浩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从他冬天剃光头上课吃甘蔗里已经能看出来一些,所以他讲到自己被别人打并没有让我感到吃惊。成浩还喜欢拿一些自己喜欢的CD给我听,每到下课,他分出一个耳脉给我,我们各自捂住自己另一边没有耳脉的耳朵,利用短短10分钟时间听一首好听的歌曲。在外人看来,我们真的很象情侣,很亲密,他喜欢用手拍拍我的头,叫我小丫头,有时候甚至会刮刮我的鼻子,一开始我很不习惯这些动作,毕竟,我们还只是朋友,后来次数多了,也就接受了,还会自顾自地想:这只是韩国表示友好的方式。
同屋的女孩在宿舍里开始以我为中心开玩笑了,做什么事都要故意让着我,还美其名曰是为了打好国际关系。可那个时候,我真的把对成浩的喜欢当成一种纯友谊,并不会有其他任何发展。更何况,这中间还有另外一个事情牵扯着我的注意力。
那段时间莹由于心情不好,一直都是我自己在图书馆上自习,一个晚上,就在我准备收拾东西回宿舍的时候,对面男孩递过来一张纸条,我有些迟疑地看着纸条,傻傻地问一句:“传给谁?”男孩有大大的眼睛和薄薄的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我:“给你的。”说完把纸条放在桌子上走出了自习室。我打开纸条,上面是很清秀的几个字:可以认识你吗?我在自习室外面等你。
我走出自习室,看见男孩笑笑地看着我:“我叫任寒,管理系的。97级,湖南人。。。。”我忽然笑了起来:“你在征婚吗?”“不好意思,呵呵,说实话,我很紧张,刚才还在担心你不出来,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我叫程暖暖。”
那个晚上,我认识了任寒,并且对他一见如故,我们在学校的操场一直围着跑道绕圈,一边绕一边聊天,直到宿舍熄灯。回到宿舍后,我把任寒告诉同屋,君立刻接过来:“邱成浩被抛弃了,好可怜哪!”我忙着分辩:“他们都是朋友,别胡说。”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莹和我一起上自习时都是任寒坐在我旁边。下过自习后我们总是喜欢去操场走几圈。他是个细心的男孩,会在上自习的的时候买热牛奶给我,会在天气降温的前一天跑到女生楼下告诉我明天加衣服,会担心我早上来不及吃早饭买面包送到教室,甚至会在我无意地说一句想吃美国31种后坐一个小时的车跑到日坛路买回一大盒。
所有的这些,让我感动。而我,也心安理得地接受着,虽然并不是他的女朋友。
直到有一天,任寒在下自习后给我一封信。我回到宿舍,里面是张叠成心形样子的纸。上面是很简单的两行字:暖暖,最我女朋友好吗?愿意的话,周四晚上7点,我在学校操场北看台等你。希望见到你。说实话,我确实并不讨厌任寒,甚至还有些习惯他的存在,但真的说到男朋友,总觉得我们之间少了什么。可是究竟少了什么?我和宿舍的女孩提起这件事。在这之前,这些色女已经通过各种手段参观了任寒,比如当任寒在楼下等我时掀开窗帘一角偷窥,再比如装做看海报站在任寒对面仔细打量。同屋都下了决定:如果我错过任寒就再找不到这么好的男孩了。并开玩笑地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若是我不要就让给她们。
任寒给了我三天考虑时间。在这三天里,同屋的人轮番轰炸,于是周四早上起床时,我宣布,觉定晚上去赴这个约会。

(十)
周四刚好是小吃会那天。小吃会是广院人自己动手的一个机会,一些在做饭方面比较擅长的人可以在这时候显一下身手,一边做做特色饭菜一边还可以赚点小钱。我们班里从成都来的涛就做得一手好菜,在小吃会那天也自己摆出一个摊子,卖凉面。同一个班的,我们自然要去捧场,于是一下课宿舍的女生就奔向核桃林,核桃林已经热闹起来,就象是王府井里的小吃街,两边的小路上都是卖家,中间则是拿着羊肉串,捧着酸辣粉,嚼着三不沾的买家。
涛的凉面摊在一个不很显眼的地方,买的人却不少,我们这些本要捧场的人都成了帮手。小吃会要结束的时候,成浩带着一大群韩国朋友逛过来把涛剩下的几碗面全部承包,那些留学生好象没吃过凉面一样,一边埋头大吃着一边口吃不清地说一句:“好吃好吃。”
彻底收拾完摊子时涛拿出卖凉面的钱说要请大家吃饭。我忽然想起和任寒的约会,低下头看看表,已经7点3分了,于是抓起书包扔下一句“我有事情先走了”就急匆匆地跑向操场。隐隐约约听见后面同屋女孩玩笑的声音:“见你的任寒去啊,记得回来请客。”
我急匆匆地跑着,转过几个弯,马上就到操场时后面有声音在叫:“程暖暖。”我气喘吁吁地回过头,看见同样气喘吁吁的成浩。那个瞬间里他的表情声音动作一直深深刻在我脑海里,或者说,它们已经刻在我的生命里。他累地弯下腰,他嘴里喘出紧凑的呼吸,他有些急促地叫我的名字。在成浩离开的两年后,我坐在翻修一新的学校小礼堂看到《心动》里浩君追在沈小柔身后并叫出她名字的瞬间,眼泪没有预告地流下来,就象看见了我和成浩当初的样子。
“不要去。”
“什么?”
“我说你不要去见他。”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坐在我身边的感觉,虽然我没有说;因为我很喜欢你,我很喜欢你安静地对我笑,虽然我没有说;我非常喜欢你,我非常喜欢你给我家的感觉,虽然我没有说;现在我说了,我很想一直陪在你身边:是为了有你爱我,更是为了你能快快乐乐地过每一天;是为了有你陪我,更是为了你想说话的时候有个人认真地听听;是为了看见你,更是为了你伤心的时候有个人安慰。够吗,这些够吗?”
“不够,再说个理由听听。”我低下头,忽然发现自己很开心地笑了。
“好,你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骄傲最可爱最势力性格上最接近我的濒临绝种的独一无二的鸟,这样够了吗?”
“我发现,你的汉语其实还是满好的,用了两个排比,还一气呵成。看来你从小的汉语没有白学。”
成浩松了口气,摸摸我的头,揽我入怀:“我以为没有机会给你暖手了。”
“什么?”
“你不是说自己的手脚在冬天都是冰凉凉的,很希望有个人能为你暖手吗?”
我笑笑地,把手伸放在成浩大大的手掌里,心在那一刻就安定下来。这就是故事的开始,和所有的爱情经历一样,很普通,毫不精彩。

(十一)
我和成浩的爱情如火如荼地开始了。我们象两个连体婴儿不到迫不得已不会分开。成浩有高高的个子,这让我在和他并排走着的时候可以使身体很舒服地与地面成45度角,然后把重心放在他身上。因为是留学生,所以很多我需要上的课程他可以不上,我们就规定好中午他负责打饭我负责刷饭盒。就这样每每下课当别的同学都要齐刷刷地冲向食堂时,我却可以不紧不慢很淑女地走进食堂,然后在其他女生捋袖子冲锋打饭时,我可以以更优雅的动作转转脖子,找到成浩,吃我最爱的烧茄子。而当其他女生披头散发地冲出来吃残羹冷炙时,我已经用最优雅的动作擦嘴了。吃完饭是我的刷饭盒时间。我会在这时露出最可爱可怜的笑容,然后伸出双手:“成浩,你看暖暖的手已经冻红了,女孩子的手要是经常刷碗的话就会变粗糙了……”                 
刚开始由于不能习惯被骗,成浩总是要一边对我说下不为例一边心不甘情不愿地去刷饭盒。再后来,知道我的脾气后,他已经很自然地在吃完饭后拿着饭盒去刷了,最开始的规定早被我们忘得一干二净。当然,成浩是迫不得已忘记,我是存心故意忘记。
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所有的人走在路上都尽量把身体成球状缩起,然后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所以校园里每个人都显得行色匆匆。我和成浩上自习的地点也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图书馆转移到了他的宿舍。留学生的宿舍要比本科的条件好很多,代价当然是昂贵的住宿费。里面有写字台有书架还有电视有冰箱。成浩和另外一个叫崔柄俊的人住在一起,两室的屋子一人一间。崔柄俊是个很阳光的男孩,笑起来会露出白色的牙齿,好象漫画里美丽的男主角。我和他很快熟悉起来,并亲热的叫他“病菌”。
成浩的屋子很乱,我第一次去的时候站在门口抬起脚竟然找不到再次落脚的地方。但是我喜欢那个小屋。喜欢他乱七八糟的摆放。走进成浩的屋子,第一眼看见的是个写字台,写字台的墙上贴着一个韩国作家的头像,成浩说那是他最喜欢的作家,我惊奇地看着他:“你喜欢读书?”成浩做出奇怪的表情,很认真地说:“我一闻见书的味道就会晕倒。”下面就是轮到我晕倒了。
写字台旁边是一个大大的书架,分四层,里面没有一本书,全是衣服。第一层是仔裤,第二层是厚外套服,第三层是薄外套,最上面是贴身衣物。书架的对面是一个大大的冰箱,不要上当,里面装的并不是食物却是满满的CDVCD以及游戏光碟。而再旁边的小冰箱里才是一些食物。在认识我以前成浩的小冰箱里装满了啤酒和方便食品,他喜欢喝酒,每次和朋友喝起来就没完没了。在我经常骚扰那个小屋之后,成浩的冰箱才健康起来,必不可少的是酸奶和牛奶。另外,成浩屋子的墙上还钉着一个衣帽架,上面整齐地挂着四个棒球帽,那是成浩屋子里唯一可以说是整齐的地方。成浩喜欢穿防雨绸衣服戴酷酷的棒球帽,身上总会有一种很干净的男用香水味道,于是每次他走近我,不用抬头,凭着衣服的声音和香水的味道我就可以判断出来。
成浩的屋子有空调,很暖和,我们常常各自占住写字台的一角,假装开始学习,假装得累了就在我的挑衅下玩几盘五子棋,结果当然是以我的惨败收场。但这并不代表成浩有什么好运气,每当我被成浩赢得很没面子时就恨恨地掐他,然后得意地说:“以后你要是敢再赢我的话我就还掐你,哼!”第二天,成浩故意输给我,但这也不代表他就可以幸免遇难,我还是会恨恨地掐他,然后很不屑地说:“谁让你这么笨,连我都下不过,该掐,别跟别人说你认识我,丢我脸。”
成浩象个大哥哥般宠着我,把我娇纵地象个小公主。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羊是如何侵略狼的

  • 下一篇文章: 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事 中)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Haswell i7/i5处理器、8系…[4675]

  • Windows 8获得完整管理员权…[17195]

  • Windows 8 各版本区别[3987]

  • 用于Windows 7的Internet …[4285]

  • Microsoft Office 2013专业…[4306]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保存"自动恢复"文件因Nor…[20950]

  • 10月21日微软最新OFFICE正…[9605]

  • 金九银十优惠多 笔记本打折…[6339]

  • 金九银十优惠多 笔记本打折…[6576]

  • 金九银十优惠多 笔记本打折…[6253]

  •  
     相 关 文 章
  • 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16342]

  • 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12635]

  • 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15934]

  • 水一样摇摆(悲伤的爱情故…[20826]

  • 无言 无奈——粉红色的爱情…[3011]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21 电脑医院        站长:Smart001        页面执行时间:62.50毫秒    粤ICP备10066699号